啟示錄02章12-17節a:主耶穌寫給別迦摩教會的信-1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b35cee21-d6a5-4bf4-abc9-f2bb9bd023eb.jpg&photos=b79bf386-99f5-4c47-a52c-5c2035b7d506&category=2a6ebc6e-47d3-481f-afd7-ebf4de96ff16&id=10bf9804-fd2f-490a-a522-545260ff9fc4
主耶穌寫給別迦摩的信-1              

啟示錄02章12-17節
莊嘉信牧師

2020/3/1

兄姊!大家平安!心理學有個名詞叫做『共情能力』(又稱移情能力、同理心),指的是一種能夠設身處地,深入他人感受,體驗他人處境的能力。能夠感受、理解別人的情緒和想法,這是人與人之間很重要的一種連結方式、溝通能力。共情能力高、同理心強,會幫助我們快速拉近彼此的距離,走進對方的心裡,建立起親密的互動關係。在一個團體中,如果大家都有比較高的共情能力,就能夠更多的理解彼此雙方的想法和立場,有更多的寬容和包容,從而異中求同,達成更多共識!
心理學還有一個名詞,叫做『共情傷害』。“共情傷害”的意思是:當你長期大量地關注災難,常常聽立場壁壘分明的政論資訊,那麼,過度的移情作用、同理心反而會傷害你的心理健康,會讓你抑鬱、焦慮、憤怒甚至精神崩潰。

親愛的兄姊!我們關心武漢疫情是應該的,但大量的謠言和煽情的資訊,會讓你壓抑得喘不過氣來。心理的壓力會導致身體的壓力上升,直接影響身體免疫力的下降,免疫力下降就容易被病毒感染!因此,建議大家每天只要適度關注就可以了,我們要從這種“共情傷害”的感覺中走出來。疫情並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心會恐懼,我們的心越害怕越容易生病,求主幫助我們,依靠主的恩典,我們的心靈要剛強壯膽。以賽亞書十二章2節說:『看哪!上帝是我的拯救;我要倚靠祂,並不懼怕,因為耶和華上帝是我的力量,我的詩歌,祂也成了我的拯救。』,擁有從上帝來的信心才會帶給我們真正的平安,這節經文我們一定要記得,約翰福音十六章33節,主耶穌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兄姊!人生遇到苦難是在所難免的,然而,在經歷苦難時,如何讓這痛苦不白白受呢?又要如何使災禍艱難變成恩典祝福呢?惟一的方法就是,面對苦難時,必須要有反省的能力。牧師相信,很多人都被這突如其來的武漢肺炎病毒打亂了生活的腳步,此時也該是靈魂歸零安靜的時刻。面對死亡,人才能明白什麼是生命中真正重要的、有價值的東西,也知道應該珍惜或該放下的又是什麼。求上帝幫助我們重新回到祂面前,反省自己、懺悔自己,求生命之主憐憫、恩待與赦免,幫助我們走出灰暗,重回光明。

今天牧師要分享的是啟示錄第三間教會別迦摩教會。首先來看別迦摩教會當時的地理環境以及這個城市的歷史背景。使徒約翰在拔摩島得著啟示,主耶穌要他寫給七間教會,第一封寫給以弗所教會,以弗所距離拔摩島大約有六十英哩,第二封信給士每拿,在以弗所北邊三十五英哩,第三封信是給示每拿再往北約六十英哩的別迦摩教會。

希臘人很喜歡把城市蓋在山頂上,因為居高臨下易守難攻。別迦摩城本來是建在兩條河之間,海拔約一千英哩的陡峭山坡上;當人口越來越多,山上的城逐漸擴張到山下的河谷,就成了雙城。兩城之間垂直相隔約四、五百公尺。居高臨下易守難攻的上城,逐漸成為防衛的城堡,百姓居住生活多在下城裡。雖然別迦摩不像以弗所和示每拿,有港口(它離海岸約有二十英哩),但是因為防守的地理位置很重要,就成為當時羅馬政府在亞細亞的政治首都。今天我們要到別迦摩的上城,需要搭乘纜車去;就像去文山區的貓空。

別迦摩的歷史背景。一、公元前420年,別迦摩已經會鑄造錢幣,據說是全世界第一個發行錢幣的城市。所以它很富有。二、別迦摩的圖書館是當時世界第二大圖書館,藏書超過二十萬卷,足以和埃及著名的亞歷山大圖書館媲美。所以它的文化水準很高。三、這座城三百多年來都是首都,先是亞特利得王朝的首都,後是羅馬人在亞細亞的首都。公元前133年,亞特利得王朝最後一任國王阿塔羅斯三世,因為沒有男性後嗣可繼承王位,於是臨死前把別迦摩贈與羅馬,以避免發生內戰或是羅馬乾脆以軍事入侵來吞併。所以它政治相當穩定。因此,雖然當時以弗所是很重要的城市,但是,羅馬政府卻將首都設立在別迦摩,別迦摩是當時羅馬政府在亞細亞省的政治、宗教和文化中心。

別迦摩的重要發明就是羊皮卷,他們以羊皮卷留名千古,研發出用羊皮做書卷的技術。因此羊皮卷(Parchment)的希臘文(Pergamena)和別迦摩(Pergamum)的地名發音相同。當時世界上最古老、規模最大的圖書館,就是埃及亞歷山大圖書館;原本別迦摩圖書館也是用紙草(Papyrus)來書寫記錄文字,但因為它所擁有的藏書和亞歷山大圖書館不相上下。當時埃及尼羅河一帶是出產紙草最多的地方,埃及人不想讓「世界第一大圖書館」的美名被別迦摩奪走,就禁止紙草出口,不賣給別人。別迦摩人買不到紙草可以寫書紀錄文字,當時的國王下令想辦法找出代替品,別迦摩人發現一小塊的牛皮或羊皮經過加熱後,能拉成很大一張,除了平滑適合書寫,還比用草作的紙能保存得更久。在人類文明史上,將記錄文字工具從紙草轉為羊皮的,就是別迦摩人的發明。保羅被關在牢裡,依舊掛心他的皮卷,特別交代提摩太:「我在特羅亞留於加布的那件外衣,你來的時候可以帶來,那些書也要帶來,更要緊的是那些皮卷。」(提後4:13)可見當時的皮卷是很寶貝的。

非常可惜,現今的別迦摩早已找不到那藏有二十萬卷皮卷書的圖書館了,我們去看,當年宏偉的圖書館只剩下這些遺址了,因為當年羅馬皇帝安東尼為討「埃及艷后」Cleopatra的歡心,將別迦摩的藏書送到埃及當聘禮,而接收這些藏書的亞歷山大圖書館後來卻在一場大火中燒得精光,所有書籍、資料都已經不存在了。

別迦摩人除了發明書寫文字重要的羊皮卷之外,他們還很喜歡蓋神廟。他們在上城最高的山頂上蓋了四座神廟,三座供俸希臘神,一座供奉羅馬皇帝圖拉真。三個希臘神分別是,雅典娜女神、戴歐尼修斯(也就是酒神),以及最重要的宙斯神。這是羅馬皇帝圖拉真的神廟遺址,這個斷頭石雕據說就是圖拉真。當時的宙斯神廟是最宏偉壯觀的建築物,面積有27米見方,從底座算起有6米高。但是,今天去別迦摩,只看見這個種植幾顆樹的標界,因為神廟的每一塊石頭,都被搬去德國東伯林了。今天在德國的東柏林有從別迦摩搬過去的許多千年文物古蹟,德國人為這些古文物蓋了一座專門收藏別迦摩文物的博物館,並且在館內重建了宙斯神廟。因為十九世紀初,別迦摩古城被德國的考古學家發現後,不識寶的奧斯曼大帝允許主導挖掘的德國考古學家,可以將出土的文物全部搬去柏林,而“等價交易”的條件是,德國政府要為奧斯曼帝國興建一條鐵路,可以從伊斯坦堡連接到歐洲大陸。因此現今土耳其政府要向德國政府追討回這些文物相當困難,因為德國人是用一條鐵路換取這些文物的。別迦摩博物館裡的宙斯神廟非常巨大,因為原來就是那麼大。遙想當年,那座巨大的宙斯神廟矗立在上城置高點,俯瞰下城的居民,隨時都有煙柱裊裊上升,說那是『撒但的寶座』一點都不誇張,那景觀一定讓人驚畏。

別迦摩的上城有宏偉的宙斯廟,下城則供奉著別迦摩人所信仰的『阿斯克勒庇厄斯』,他是古希臘神話的醫神,左手持有蛇盤繞的杖,又稱蛇神。可能是因為蛇有脫皮再生的能力,古代人深信蛇能夠醫病。別迦摩下城的蛇神廟,不僅讓人膜拜,還提供醫病、芳香、沐浴、音樂等各式各樣的養生療法,很像現代的醫學中心。別迦摩是醫學方面重要的發源地。至今,象徵醫學界的標誌「蛇徽」就是取自蛇神有蛇盤繞的手杖。對生病的人來說,醫生就是救命恩人,所以,蛇神阿斯克勒庇厄斯也被別稱為「救主」。

這張是別迦摩下城醫療中心的衛星圖。(圖)在這裡接受治療過的病人,據說死亡率是零,因為醫院不收重症患者。病人要來神殿求醫治,必須自己能夠獨力走過這一條長約200公尺的聖道,這要考驗他們,是否有秉持著崇敬醫神的心,和想要得著治療的決心。能夠獨力走完的患者才能接受醫治,如果連這200公尺的路程都無法走完,表示這病人已經病入膏肓了,無藥可醫了,所謂『醫生不救無命人』,這間醫院絕不收瀕死之病人;所以能夠在這裡接受治療的患者,都不是重症患者,治癒率極高,當然零死亡率,難怪他們敢宣稱:『死神在此不存在!』

院方給病人開的的處方簽有:1.心靈治療:去圖書館看書、去劇院欣賞歌劇、聽聽讓人放鬆心情的音樂等等。2.要病人多運動,去健身房或繞著治療中心散步,走到筋疲力竭,然後,醫務人員會給予藥物,誘導病人在蒸汽浴中昏昏欲睡中,那些治療人員扮成"醫神",不斷暗示病人 ,你已經『好了!』、『痊癒囉!』心理治療的成分非常高。

醫療館裡還有一條很長的隧道,隧道頂開有洞口(上面有透光洞口),這條隧道是從澡堂通到醫院的病房。當時的情況是,當病人走過或坐輪椅經過長長的隧道時,醫神的祭司會從上方洞口大喊說:『你得醫治了!你得醫治了!』病人走在隧道中,聽見上面傳來大聲音說:『你得醫治了!』心理感受特別深刻,病情好像好轉許多(可見心理治療的成分很大)。傳說中確實有許多醫治的奇蹟。

親愛的兄姊!其實,在舊約聖經中也有類似的記載。當年以色列人在曠野因犯罪而生病時,上帝曉諭摩西做一條銅蛇掛在竿上,生病的人只要到營外掛銅蛇的地方,看了就能得著醫治。「於是摩西造了一條銅蛇,掛在柱子上。被毒蛇咬的人一看見這銅蛇就活了。」(民21:9)兄姊!舊約民數記的銅蛇,就是新約耶穌基督的十字架。主耶穌說:『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人子也必照樣被舉起來;叫一切信祂的都得永生。』(約3:14-15)。親愛的兄姊,別迦摩人稱他們所拜的蛇神是『救主』,雖然真的也能醫治人的疾病,但卻無法給人永遠的生命。唯有為了愛,甘願為我們犧牲、掛在十架上的主耶穌,祂的愛不但要醫治我們身心靈所有的病痛,更要賞賜給我們真正的平安喜樂,以及永遠的生命。

親愛的兄姊!別迦摩人追求財富、文化、政治的穩定,他們也用心追求要有健康的身體,因為只有健康的身體才能享受生命一切的美好,所以當時的醫療館非常興盛,所用的醫療方式也非常養生,比如:聽音樂、泡澡、多運動、常常祈禱等等,更重要的是信心治療,相信自己一定能得醫治,有信心病就好得快;這些方式如今從科學角度證實,都是很有果效的。

親愛的兄姊!雖然二十一世紀的醫藥知識已經將人類的平均壽命延長了,然而,病痛依舊是人內心最深的恐懼,人在疾病面前仍然脆弱如嬰孩;正如這次對武漢肺炎的恐懼。我們若是看見自己的軟弱與有限,就要更加謙卑來反省自己。求上帝幫助我們,謙卑悔改認罪,回歸到創造主上帝面前,追求那永不朽壞,生命真正的價值和意義。正如使徒保羅在哥林多後書四章16-18節所說的:『所以,我們不喪膽。外體雖然毀壞,內心卻一天新似一天。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原來我們不是顧念所見的,乃是顧念所不見的;因為所見的是暫時的,所不見的是永遠的。』牧師相信,正是這種永恆的價值觀在支持著別迦摩的基督徒,他們雖然處在撒但座位的所在地,面對的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享樂主義者,卻仍有忠誠信徒仍然堅定持守信仰,他們所堅持的,應該就是這種永恆價值的信仰理念吧!求上帝幫助我們!下次我們再來分享主耶穌寫給別迦摩教會的書信內容。

發表於2020/03/21 11:46 (638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