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使徒行傳11章19-30節:從耶路撒冷教會到安提阿教會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766b0ca0-e6a8-45e2-995e-4fdcf03637aa.jpg&photos=e1e5af09-34f4-487b-b90b-5b09bf2fdd43&category=2a6ebc6e-47d3-481f-afd7-ebf4de96ff16&id=3a74fe91-a358-4f72-9469-faf5e4a2a08f
從耶路撒冷教會

到安提阿教會                                      


使徒行傳11章19-30節
薛皓偉 神學生

2017/8/27

 [引言]
前幾個禮拜,我與青少契到了山上宣教,在那個過程中我們經歷了許多磨合,也經歷了許多的恩典,山上的時光很悠閒,風景也很優美,從山上遠遠的望過去,山一層層的疊著,整個人的心境會很豁達和開朗,在那一週的聚會中我有很多的美好回憶和印象深刻,回到山下的時候還是對那裡的生活念念不忘,在靈修的過程中,這也讓我思考起宣教的意義,靈修中我想起了安提阿教會,了解了安提阿教會,宣教的整個過程,就可以知宣教的意義和內涵。

一、宣教必須踏出去(Acts 11:19 )
當代宣教學者 David J. Bosch 對宣教的定義:宣教就是願意跨越你所感到安逸舒適的領域的邊界,走出去、願意邁向一個不可知的挑戰的可能性。當耶穌死去的時候,他告訴門徒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可是門徒其實一直停留在耶路撒冷而沒有行動,直到司提凡殉道,門徒為著逃命才開始有了宣教,門徒從耶路撒冷開始逃到各地。門徒被迫離開自己的舒適圈才開始有了宣教,門徒在宣教旅程中可能會遇到許多野獸、逼迫甚至是患難,在水陸可能會遇到風浪等困難,但是在上帝的領導之下最終還是完成了宣教。我第一次的宣教經驗在2007年泥沙颱風使得林邊鄉整個淹大水,當時的我也在一個安逸與舒適的環境中,日子過得很安穩沒有什麼事做,當我看到教會資訊訴說著當地的慘況,牧師呼召我們去的時候,我就與我們教會一群人下鄉去幫忙他們打掃(圖),在路中我們踩過很多的泥濘,整條街道都是臭的,魚從魚塭跑出來,魚屍體遍滿了街道,非常的臭,教會憑著熱忱的心,願意踏出去,過程中雖然歷經了前所未有的體驗,但是回頭想想其實宣教沒有這麼的難當,你踏出去時你會發現宣教最重要的是一顆熱忱的心,和願意的心。憑著熱忱我從頭到尾只有掃地,宣教不一定是你需要很多的技能,人往往未踏出去之前會把事情想得很難,考慮東考慮西,其實這些事情都有團隊一起解決,一起討論。在不可知的領域中,經歷到團隊給予的愛,與體驗對上帝的信心。

二、安提阿教會跨文化
所有的宣教都是跨文化,今日的經文凡被逼迫後,門徒就從耶路撒冷一路逃到腓尼基在路途中門徒不斷的傳福音,一開始在耶路撒冷只向猶太人傳福音,之後北上就向塞浦路斯人和古利奈人 (Acts 11:20 CNV5)。來到安提阿位這座城,就有更多的希臘人傳揚福音。所以我們看到了安提阿教會的族群越來越多元。
中部宣教師梅鑑霧,一位蘇格蘭的神學家、教會歷史家和宣教學者,卻為了基督,遠渡重洋來到台灣,筆者認為他是認同本土,在認同本土上,在1900年七月份,梅鑑務在途中經日本返回英國之前,梅監務、與蘭大衛兩人到淡水拜訪馬偕,梅鑑務與馬偕兩人有說不完的話語,兩人相談甚歡也喝了幾杯茶,他們聊起了台灣的宣教總總,很像魯賓遜漂流記的故事情節一樣,長久地漂流在異地,而且他們兩個全然的委身在福爾摩沙的情境裡,他們說台語、穿漢人的服裝、出去宣教的時候,就騎著本土做的腳踏車,四處敲鑼打鼓四處佈道;這麼多的台灣文化沈浸,以致於梅監務和馬偕兩人竟然覺得,那原本蘇格蘭人的形象已經模糊了,而且他們的腔調已經不是蘇格蘭人的腔調,言談和行為之間,兩人不知覺已經浸透了台灣文化,成為道地的台灣人。
 
三、宣教必須從思想中改變
但內中有居比路、和古利奈人、他們到了安提阿、也向希利尼人傳講主耶穌。〔有古卷作也向說希利尼話的猶太人傳講主耶穌〕主與他們同在、信而歸主的人就很多了 (Acts 11:20-21 CU5)。教會這麼多人以猶太人為主體的基督徒,勢必要與希臘人、古利奈人做文化的交流。面臨到了一些信仰的問題,吃飯可不可以坐在一起、一起吃飯在傳統的猶太人認為是不潔淨的污穢。外邦人來信基督教,那要不要遵行舊約的摩西傳統傳受割禮,以表示你歸入的基督。這些種種的問題,最終能夠解決這樣的問題就是聖靈動工,而受聖靈啟示的話語是記載在聖經裡面。從今日的經文來看聖經立出了一個很重要的原則,那就是如果在傳統與聖經有了觀念的衝突,那就是以聖經優先,以傳福音為優先。今日很多的教會把一些不重要的細節當是主要思想來實行。比方說台語運動,他原本設立的主要目的是因為服事的對象是台灣人,所以當然要說台語,早期的枚鑑霧與蘭大弼與馬偕,這些人都是講道地的台語。所以我們可以看見這些人是因為為了傳福音而說台語。是傳福音優先而不是台語優先,那如果今日有人聽不懂台語,難道還要繼續用台語跟他傳福音嗎,很高興我們教會有一堂華語禮拜也有一堂台語禮拜,能夠服務不同的族群。這非常符合梅鑑霧宣教士的處理方式,和聖經的真理。
 
梅監霧除了本土化,她還做一個動作超越文化,前文說到了他像台灣人,然而這一切的目的都在於宣教,他以聖經為基礎,聖經超越台灣的文化,梅鑑霧深知台灣的弊病,因民間習俗而導致,道德低落(殺女嬰)、重男輕女,梅鑑霧引進的蘇格蘭,基督教“文明思想”,讓台灣人人文意識抬高。且神學的教育也間接引進蘇格蘭教育思想,這些文化的衝擊,使得台灣的思想進步。梅鑑霧等宣教士間接的影響了台灣的現代化思想。我們日後身為傳道者,也應學習梅鑑霧的精神以“感同身受的傳道精神”和“專業的神學知識面對問題”,努力不懈地為將來的禾場努力,梅鑑霧以一粒麥子若在土裡死裡,結出更多的果子。很難想像一個蠻荒未開發之地,現今成為一個醫療、文明和現代化思想的文明之地“台中、彰化”,這樣的腳蹤是你我都應當學習的。
 
四、安提阿教會的領袖
這風聲傳到耶路撒冷教會人的耳中、他們就打發巴拿巴出去、走到安提阿為止. (Acts 11:22) 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Acts 11:25-26)

在外邦人加入基督的門下時,引發了許多的衝突和矛盾,比說方外邦人要不要行割禮,然而耶路撒冷教會面對這樣的問題,一開始並沒有採取抵擋的態度,反而為其差派宣教,甚至後來還會這些問題開了一場耶路撒冷大會,來討論信了耶穌的外邦人是否必須受割禮。後來就放寬外邦信徒不需受割禮也因相信基督而得救。在轉型的過程中,聖靈的工作,使得教會採取接納的態度。他差派的巴拿巴也是一位友善的人,巴拿巴這個名字有鼓勵之意,他鼓勵保羅、鼓勵馬可,特別是在當他們不被眾人可認可的時候,保羅本來是壓迫基督徒的,馬可則是宣教到半路就離開保羅的人(使徒行傳13:13),這些人都有一些缺陷,而巴拿巴都能給予接納。

巴拿巴本身也是很好的屬靈領袖,他是一位被聖靈充滿的人。他獻上他自己的時間與金錢對於外邦宣教的支持,他也將保羅帶進安提阿的宣教旅程,使得教會迅速的拓展,得救的人數天天的加增。今日的教會也需要有巴拿巴這樣的領袖,說到這裡我們可能會覺得,宣教型的教會不應該是,強力的領導者、對事物以及事工都會強力的介入,但事實不是如此,一個從制度的教會轉成安提阿教會型態,正需要巴拿巴這樣的領袖,教會需要有樂意當潤滑劑的人,因為在冒險中一定會犯錯,在犯錯中必須修正回來,如果今天的教會沒有巴拿巴這樣的領導者,說不定在服事的過程中,或教會轉型還是宣教的過程中,有一些領袖就會被震到。看到很多的教會領袖或事工一旦犯錯,或是沒有成效,就把這些事工給關起來,這些都太急著看到成效。巴拿巴的態度是我們可以學習的,耐心的栽種,那耐心栽種的一定會有收割的一天。

五、成為安提阿教會的預備(Acts 11:25-26)
他又往大數去找掃羅、找著了、就帶他到安提阿去。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和教會一同聚集、教訓了許多人.門徒稱為基督徒、是從安提阿起首。

巴拿巴是由耶路撒冷教會差派出來的,他大可一個人負責全部的事工,他也大可極權的管理成為教會唯一的頭,然而他沒有這樣做,他只顧到上帝國度的需要,沒有任何的私心,他願意使用有能力的人,好讓神國的事工拓展,他是一個在主裡有屬靈的眼光知道保羅是真領袖,他敏銳的知道保羅是神的僕人,當大家都人云亦云還在懷疑保羅的時候,他相信保羅,他對保羅有信心,知道保羅能完成神國的使命。之後他一起與保羅。教訓眾人、教導真理;之後大家就稱門徒為基督徒。這裏我們看到成為宣教的教會一定要知道作門徒的意義。現今很多教會認為門徒的意義就是走入社會公義,或是上街頭上走社會運動為人民發聲,也許是特別關懷社會邊緣人與弱勢者,或者是介入許多的政治運動。這些都是很好的,耶穌也要我們去關懷弱勢者,轉化社會。這麼多的形態與運動裡面,如果不回到本質上面,什麼是本質,本質要問的是?我為什麼要去做公義的事情,我為何要去做宣教的事情,無非就是領人歸主。否則我們將和其他的宗教或是哲學家與慈善家,做同樣的事情,甚至他們也比基督徒做更多的慈善事業,甚至其他宗教的宣教做也遠比基督徒來的專業。因此明白為何要去宣教?宣教就是實踐基督門徒?什麼是基督門徒?門徒的本質就是傳揚基督福音的人,以耶穌基督為主題,所有的焦點應當聚焦在基督身上,任何的宣教或是教會事工,如果他的中心思想是離開傳「福音」這個本質,那麼宣教就無意義。保羅在安提阿教會待了一年,這一年的時間安提安教會幾乎在做內部的事工,這內部的事工無非就是真理教導、信仰造就以及靈命的更新。教會必須注重由內而外的宣教事工,必須清楚自己的信仰,以及我們這個群體意義是什麼,存在的目的是什麼,我們之所以存在的目的就是宣揚主的道。

六、互相扶持,走入宣教(Acts 11:28-30)
當我們有很清楚的真理教導,而且弟兄姊妹生命被聖靈更新,弟兄姊妹才能夠合一的一同宣教。在公元41年至54年,革老丟執政的年間發生了飢荒,從耶路撒冷教會開拓出來的安提阿教會,二話不說照顧主內的肢體母會耶路撒冷教會,捐了一筆的款項給猶太區域的人。之前是安提阿教會受到了耶路撒冷教會的照顧、差派傳道教導真理。現在是換安提阿教會來幫助耶路撒冷教會。安提阿教會很慷慨的,不會因為族群的不同、文化的不同、語言的隔閡,來影響與耶路撒冷教會的關係,他們在主裡是完全的合一,求神也給我們有屬靈的胸襟,一同的合一宣教。

結論:
本次宣教我被分配到詩歌教學,我的那首詩歌比較難也比較長,在第一場我在教學的時候,小孩子感覺很安靜好像沒學到什麼,可是到了下午第二場我就看到了小朋友開始唱起歌來,讓我感覺到很驚訝。在與小朋友的相處過程中,發現他們的單純,讓我體驗到上帝創造人的心意,就是要人快樂與真誠的來敬拜祂。

發表於2017/09/02 21:24 (2068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