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神恩手帶領-陳葦莉姊的見證

神恩手帶領

---------陳葦莉姊的見證
林潔美牧師筆錄---------

住在香港的葦莉,和住在美國的國強,原本完全沒有交集的兩個人,卻在後埔教會締結了一段奇妙的姻緣。2013年5月19日,適逢主日,從香港來台灣訪友的葦莉決定要遵守主日,就從網站上眾多教會中尋找到後埔教會。因來台灣之前,曾經詢問過自己在香港宣道會的牧師,要去那一間教會比較好呢?牧師建議去長老教會,因長老會和宣道會比較相似。於是葦莉就上網尋找長老教會,找了很多間,但都只有台語禮拜,看到後埔教會的第二堂是華語禮拜,就從西門町住宿旅館找到板橋,参與了後埔教會第二堂華語禮拜。禮拜後默禱,睜眼就看到雲美站在前面,問她:『你會講白話〈廣東話〉?!』就很興奮地和她談話聊天,邀請說:『教會有愛宴,一起上來邊吃邊聊吧!』於是,葦莉就跟著雲美到六樓享受愛宴,那天,有葦莉最喜歡吃的菠蘿〈鳳梨〉,又和雲美用廣東話聊了很多自己的家庭背景、信仰生活等等。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7682fbbb-ae5a-4add-bd15-9779d1b36fcf.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3f5c6579-23f4-45c7-84f4-4d3a1894d383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d29c9dd0-a314-4279-9af4-9dcb59b3e832.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0b3ac58c-6b79-4674-a5b6-d33891ed980b

說起葦莉的信主過程,是高中時候同班同學邀請她參加學校的教會小組:信仰栽培班。為什麼有柔軟的心,願意接受這個信仰呢?葦莉說,因為讀的幼兒園是教會辦的,國高中讀的也是聖公會學校,其實,更早在母腹中就已經被揀選了。因為當母親懷她的時候,在一間診所上班,那間診所的主任醫生是基督徒,每個禮拜都有一次查經班,媽媽雖然沒有信主,但也受邀参加。葦莉笑說:『我在媽媽的肚子裡就聽福音,接受祝福禱告了。』在幼兒園時玩畫圖填色,印象很深刻每張圖畫紙的下面都有金句,還有讓人看了覺得很平安的燈臺,心就被吸引了。高中讀的聖公會學校,每天都有老師帶領早禱〈約15-20分鐘〉,在那樣的環境下也跟著一起禱告。高中,參加信仰栽培班,決志信主,畢業後就去找教會。當時栽培班有要求要自己靈修,就使用《靈命日糧》感受到與神非常親近的喜樂。但是,之後因工作的關係,就斷斷續續去教會。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8ccbb421-fcec-48cc-b5ff-638622f14f71.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6a2ab88d-7bba-4e6c-9a9b-5b33cf6eff6a

2003年,香港爆發嚴重的SARS,不幸的是,葦莉的爸爸媽媽都被感染了,先後進入醫院隔離病房接受治療。爸爸入院不到一個禮拜就陷入昏迷,一直用機器維持生命,約一個月就過世了。面對至親突然的離別,問葦莉:『會不會難以置信而埋怨神呢?』葦莉說:『不會!因為有深刻的體驗到神參與在父親的生命中。』葦莉說:『我不斷的為爸爸的靈魂禱告!陷入昏迷中的爸爸,他的靈魂會怎樣呢?是不是很孤獨很無助呢?晚上睡覺時,想到整個宇宙既浩瀚又黑暗,爸爸只有自己,很孤單,所以很為他的靈魂擔憂,不知他將要往那裏去?但,突然一個意念湧上:這個宇宙是神在掌管的,儘管只有他自己孤單的在這宇宙中,他也在神的掌管中。我只需禱告,把他交在神的手中,讓神來保守看顧。那段時間,一直不斷的為爸爸的靈魂禱告,心裡就很平安,沒有懼怕。爸爸即將過世時,醫院特別安排我們去見他最後一面,我握著爸爸的手為他禱告,求主耶穌照顧他的靈魂。爸爸過世後,我做了一個異夢,夢見爸爸一身白袍,很光亮,好似無法形容的極光,但很溫暖,不刺眼。我心裡很著急,有好多話想要跟他說,卻感覺很難完全表達自己。他就跟我說話,雖然我聽不懂他說的話,卻能明白他的意思。爸爸說,你不用講,你要說的我全都知道了。於是,爸爸很溫柔的擁抱了我,那種感覺非常真實〈我不是抱著枕頭〉。醒來時,那種感覺還是非常的真實。所以,我很平安,因我知道神有參與在其中,對爸爸的過世,我相信是在神的掌管當中。』

媽媽同時感染SARS住院,很幸運的被救回來。其實,當時,媽媽是醫院中最難醫治的那一位。醫生告訴葦莉,染上SARS,身體越強壯的,越容易死亡,因為好的細胞分不清楚敵我,會自己打自己。因此,越強壯,反應越大,器官很快就衰竭。面對SARS的可怕,當時的醫生都不知該怎麼治療,只能用各種類固醇去試驗,媽媽是唯一都沒有反應的。最後醫生只能下猛藥,用大量藥劑去試,終於被強救回來。媽媽病情稍穩定,在醫院中不能見面,只能通電話。葦莉在電話中邀請媽媽禱告,禱告後媽媽說:『我的女兒的聲音這麼的溫柔,很受安慰。』醫院裡也有護士向媽媽傳福音,在媽媽身體最軟弱的時候,她也嘗試自己禱告,感覺神有垂聽她的禱告。出院後,有一位護士邀請媽媽參加一個佈道會,在那裡,媽媽決志要信主。2004年5月23日聖靈降臨節,葦莉就和媽媽一起在住家附近的教會接受洗禮,並穩定參加聚會。

2013年的5月19日,也是聖靈降臨節,這一天,雲美和第一次見面的葦莉聊得非常暢快,愛宴結束後,仍然意猶未盡,就邀請葦莉:『到我家坐坐,繼續聊。』葦莉心中有點猶豫…,但雲美很熱情的邀約,於是葦莉沒有拒絕。到了雲美家,從洗手間出來,正好雲美在用SKYPE和在美國的兒子國強通話〈那是雲美和兒子國強固定聯繫時間〉,正好雲美手邊有事要忙,就叫葦莉過來和國強聊聊,幾句閒話過後,國強就和葦莉分享起自己信主的過程〈那時沒有視訊,只有通話〉。葦莉回香港兩三天後,國強就從葦莉留給雲美的臉書找到了葦莉,邀請互加好友,並用SKYPE聯繫、傳簡訊。兩人做朋友,彼此分享生活和對信仰的看法,覺得意念很能相通。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0b49ec34-1612-41e4-997f-f73ca799662e.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c7cb9e34-b403-4471-ac80-2d4a12ecd659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db775405-1ff7-45be-8da1-6aa131852ca1.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099fc7a8-d526-446f-8a10-e6e2d6a52e1f

同年7月,國強從美國休假回來台灣,邀請葦莉來台灣旅遊,正式見面。那一天,葦莉、國強和雲美媽媽去台中參觀醬油廠、也去果園採水果。記得那天天氣非常炎熱,一路上國強很細心呵護著,感覺很貼心,印象不錯。葦莉回香港後,國強和媽媽雲美也到香港訪親,再次和葦莉見面。雖然知道國強很喜歡她,但葦莉心裡總覺得國強並不完全符合她心中條件。那個禮拜六,葦莉去教會禱告,她向神說:『如果他是祢所安排的那一位,求祢讓我能完全的接受他、欣賞他、愛他。』做完這樣的禱告,禮拜天崇拜時,詩歌特別的扎心,神透過詩歌讓葦莉看見自己的驕傲,神提醒葦莉,神是多麼愛她。這讓葦莉覺得自己應該要順服,也嘗試敞開心來接受國強。主日結束後,葦莉搭車要去和國強會合,她又做了一個禱告:『如果今天內,國強能順利地牽起我的手,那就是了。』會合後沒多久,要過馬路時,國強就順勢牽起葦莉的手。葦莉大驚:『神啊!祢的回應也未免太快了吧!』之後,就介紹給媽媽認識,媽媽對國強的印象非常好,覺得這孩子很真誠、品格很好,最重要的是,媽媽感覺到國強很珍惜葦莉。就這樣,兩人正式交往了;其後果真發現國強越來越多的優點。

因是遠距離的交往〈國強在美國,葦莉在香港〉兩人都覺得透明度要高,不能隱藏彼此的感覺和感情,因此,升溫得很快。10月,國強邀請葦莉到美國一遊,看他工作的環境。葦莉很高興的前往,卻沒有想到在芝加哥機場被扣留,因機場官員認定葦莉不是單純旅遊,入境就不會出境,要將她強制遣送回去。葦莉被關在一間寒冷的房間裡超過24小時,難過傷心過於害怕,不明白為什麼會遇到這種事?心中有點埋怨。在那時候,腦中不斷迴轉著國強的影像和他說過的話,記得從香港要登機時,和國強通電話,他說:『耶穌與妳同在,我的愛也與妳同在。』準備遣送回港時,葦莉要求機場官員讓她打一通電話給國強,電話的那頭,國強哭著安慰她說:『辛苦了!沒關係,我很快就會去找妳。』葦莉回想起來,她說:『國強是最會安慰我的人!我不開心的時候,他告訴我說:妳要知道,妳無需太在意別人,因主耶穌是按著妳的本相愛妳,我也是按著妳的本相來愛妳的。』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b1610f83-1a40-4811-abc9-e2f05fb81b5f.jpg&photos=266ee4e2-762e-4df3-8b91-6eba834dcea7&category=022348b4-b58a-4406-9615-37373c455245&id=6bd280b4-4a38-4e30-9068-817d8f6d8798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25ac3ec8-8fb7-4d0a-afd3-c574f7418afe.jpg&photos=8be70f5b-69e5-4345-9ca4-160369bb727d&category=381550d6-5f63-4750-a9e7-783c4fa1aaf7&id=5bb3614e-f1c1-49de-9403-ba2da60befd0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a9fa1dc2-d226-4312-83e5-336ed125d8f9.jpg&photos=8be70f5b-69e5-4345-9ca4-160369bb727d&category=381550d6-5f63-4750-a9e7-783c4fa1aaf7&id=4837542f-3f1e-4858-b92e-e9e5e05e0bf3

國強本來預定12月要來香港找葦莉,但在11月時聊起結婚的事,兩人認為,不如就直接結婚吧!2014年2月15日,國強和葦莉在後埔教會結婚了。從相識、相知、相愛到締結婚姻之約,短短不到七個月。神是他們真正的媒人,不可思議的將這兩人,從香港和美國牽繫在一起,締結一個屬神的家庭。葦莉說:『我是很需要安全感,渴慕家庭的溫馨,在婚姻中,我確實感受到國強的真愛,和雲美媽媽的關愛,婆婆把我當成寶貝女兒在疼惜,我非常感恩。』2014年11月,國強再次回到美國工作,並積極的為葦莉申請美國簽證,等候的時間很漫長,請大家為他們代禱。
發表於2015/10/10 18:38 (989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