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專心依靠,謙卑交託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b51709d8-5127-4d3a-93e6-2fb607b48859.JPG&photos=bc2ffbeb-1e9d-452f-8d6b-eeb00c05575d&category=2a6ebc6e-47d3-481f-afd7-ebf4de96ff16&id=c0c41c48-d1f9-4dbc-ba4e-76d23279d683

專心依靠,謙卑交託            
哥林多前書13章13節
林潔美牧師

2018/5/13

兄姊!大家平安!今日教會舉辦慶祝母親節感恩禮拜,很高興有機會在此和大家分享,上帝在老母身上的奇妙恩典。做母親,是上帝賦予一個女人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世間無別項可取代『母親』這個重要角色。然而,要做好母親的角色,不是單單依靠自己的才能就有辦法,我們需要日日依靠上帝恩典,我們需要懇求上帝賜給我們有智慧的心,知道要怎樣用真理教導我們的兒女,讓他們一生走在上帝的道路,到老也不偏離。

兄姐!我不但是一個女牧師,我更是三個孩子的母親,上帝賞賜給我有二個女兒,一個兒子,在我養育兒女這27年的過程當中,深深感受到,做母親,是一件非常非常不簡單的事,為了所愛的兒女,母親的心裡常常石磨心,為許多事擔憂掛慮操煩。俗語說:『手抱孩兒時,才知父母恩』,當我的孩子不聽話,常常應嘴應舌之時,我常常會想起過去在女兒的時候,不懂事對母親的悖逆,當我知道流眼淚感念母親的恩情,卻我的母親已經不在身邊,永遠無法報答母親恩情。

哥林多前書十三章13節:『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這句聖經我很喜歡,從小背到大,但是,一直等到我當了母親之後,才慢慢體驗,為什麼聖經說,如今常存在於這世間有信、有望,有愛,其中最大的是愛呢?因為上帝將祂的愛,放在母親心中,讓母親因著對孩子的愛,就算面對惡劣、絕望的環境,仍然會有一種不肯放棄的信心;那種對孩子執著的愛,讓母親即使處在全然黑暗的困境中,仍然憑信心要在兒女身上看見,充滿盼望、光明又美好的未來。這些,都是直到我成為母親之後,通過母親這個角色,逐漸明白,原來,上帝對咱人的愛,就像母親對兒女的愛,那是一種不離不棄的愛,那是一種永不放棄的愛,那是一種懷抱著極大信心和盼望的愛。上帝將愛、信心和盼望的種子撒在每一個母親的心中,然而,每一個做母親的,從懷孕,到生產,到養育子女長大,每一個階段,每一個過程,都需要依靠上帝極大的恩典來幫助,讓心裡愛、信心和盼望的種子慢慢開花,結出豐盛美好的果實,當我們照著上帝旨意,教導出敬畏上帝的兒女,我們年老時,就要因為有智慧的兒女而歡喜快樂了。親愛的媽媽,千萬不要想當你孩子的上帝,要相信上帝在每一個孩子身上都有祂美好的旨意,我們最重要的是,要將寶貴信仰帶給兒女,讓他們懂得自己來到上帝面前,學習『專心依靠,謙卑交託』的功課。我們做母親的,更要『專心依靠,謙卑交託』將自己最寶貝的兒女交託給上帝,只有上帝是我們母親最大的幫助和依靠。

我雖然是牧師,然而,在養育三個兒女當中,上帝給我極重的操練。此時,我來分享上帝怎樣用我的大女兒來教導我『專心依靠,謙卑交託』的生命功課。三十一歲那時,我剛結婚就懷孕,那時在七星中會的雙溪教會做傳教師,我的先生莊牧師在濟南教會當教育關懷牧師。每禮拜五我自己坐火車去到雙溪教會服事,直到禮拜天所有的事工都完成之後,再回到三重埔的住家。那一個禮拜六,將社區和青少年事工做完,又預備好主日講道篇之後,覺得很累,就早點睡覺,半夜覺得有尿意,起來上廁所後,覺得還是有尿流出來,心裡覺得不對,就拿一個臉盆來盛,將近有八分滿,我直覺這不是尿,是羊水破了,心裡嚇一跳,糟了,有可能孩子提前兩三個禮拜要出來了,看時間,半夜一點。我第一個念頭想,是不是要打電話給莊牧師?但是,打給他能做什麼?他在三重埔,我在雙溪,半夜沒有火車,他怎麼趕來?如果我自己叫計程車回台北,一定要從九份經過九彎十八拐,不但半夜危險,萬一孩子若在計程車裡跳出來該怎麼辦?又禮拜天早上要做禮拜,我如果不在,臨時要叫誰來講道主持禮拜呢?這些念頭都在一瞬間出來,那當中,羊水又不斷的流出來。想來想去,我只有按著肚子祈禱:『上帝啊!這個孩子要出來了,三更半夜我要找誰幫助呢?上帝啊!我孤單無幫助,只有祢是我唯一的依靠,求祢讓羊水停止不再流,免得傷害到這個孩子。』非常奇妙,禱告之後,我就睡著了,睡到早上,羊水都沒有再流了。一直到整個禮拜結束後,我吃完午餐,再搭火車回到台北馬上住進醫院待產,那時才打電話給莊牧師,這中間肚子都沒有痛過。禮拜一早上,醫生說,羊水已經流完,又都沒有陣痛,若不剖腹生產,怕孩子會有危險。我的大女兒就這樣出生了。

這個女兒給我這個新手嘛嘛,日子非常難過。不知是否因比預產期早兩三個禮拜,這個孩子很沒安全感、很容易驚嚇,常常白天睡,晚上哭整夜,一放在床上就大哭不停,我常常整夜將她抱在胸前睡,一直到她六七個月之後才比較好睡。親愛的兄姊,要做母親,那有那麼簡單。今天在外面在賣橄欖油的,是五股教會游牧師的兒子,他的妻子去年五月生第二胎,是一個八百公克的巴掌兒,因為提早三個多月出來,放在保溫箱兩三個月。大家都知道,巴掌兒的體質較弱,為了照顧這個孩子,夫妻倆個人都沒有辦法正常上班,因為家裡還有一個二歲多的孩子,這個巴掌兒又隨時都有狀況發生。不得已只好在網路上賣橄欖油,游牧師娘也為了疼惜孩子,不捨他這麼辛苦,就幫助他來賣油。兄姐!不管孩子多大,是否已經結婚生子,父母的心永遠疼惜牽掛著孩子。那是澳洲出產很好的橄欖油,兄姐家裡如果有用到,可以向他們來訂購。

我生下頭胎之後,想說自己已經三十幾歲了,怕變成高齡產婦,就趕緊再生第二個。當時都沒想到,二個孩子相差十四個月,會很難帶。為了要照顧這兩個幼小的孩子,我辭掉最愛的教會工作,專心做媽媽,作牧師娘。我以為自己很會計劃,卻千算萬算沒有算到,上帝給我的老大是非常活骨,照顧孩子實在比做教會事工更加倍忙碌,我常常被她弄得抓狂。有一個禮拜天,從濟南教會做完禮拜後,莊牧師還需要忙教會事工,我背著妹妹,手牽著姊姊,準備回到三重埔的住家。走到火車站前的衡陽路,姐姐喊口渴,就帶去7-11買一罐飲料,我一直牽著她,直到櫃台前,放手付錢後,孩子不見了。整間店找不到,趕緊跑出去找,沿路不斷問人:有看見一個兩歲多的小孩嗎?就像一個瘋婆子,一路喊:『佳音!佳音,妳在那裏?』整條街人很多,我找得心裡直發抖,非常害怕,糟了!我丟了小孩,怎麼辦?沿路跑來跑去找半個多小時,找不到小孩,此時,眼淚和汗水流不停,背上的妹妹又哭不停,我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只有停下來祈禱:『主啊!我不知道這個兩歲小孩跑去那裡,只有主祢知道,求祢幫我找孩子。』禱告後,我稍微安靜下來想,我不能自己一個人找,要趕緊去通知莊牧師來幫忙找,就四處找電話筒。在一間電動玩具店的旁邊,我看到電話筒,正準備打電話之時,突然間感覺有聲音叫我進去看,我走進去,就看到我找半天都找不到的那個小孩,原來站在裡面看人家打電動,我當場放聲大哭。兄姊!我們以為自己多麼會照顧孩子,可是,也有一時不注意之時,意外就發生了。若不依靠上帝,我們怎堪一次意外的發生呢?

我這個大女兒在國中青春期時,非常有個性,也很悖逆,常常讓我氣得半死,不知該怎麼管教她。她很會照顧朋友,有一個禮拜六,她帶著一個單身家庭的女同學來参加青少年團契,聚會結束後,莊牧師用機車載那女同學回去,她也要跟去。晚上十一點多了,父女都還沒來,我就打牧師手機,問怎麼還沒回來?牧師說,那女同學的爸爸還沒回來,佳音要陪她等她爸爸回來。我想到明天還要做禮拜,教會很多事要忙,怎麼能那麼晚還不回來呢?就一直催促牧師趕快帶孩子回來。直拖到十二點,總算回來了,那個女孩擺一個非常不高興的大臭臉。我這個已經等了二個多小時的媽媽,心裡更是不高興,忍不住碎碎念的責備她,罵了不到十分鐘,突然那個女孩氣沖沖打開門跑出去。我和牧師反而被她嚇了一跳,心想,什麼情形?這個女孩怎麼變得這麼悖逆?一個十三、四歲的女孩,三更半夜跑出去,做父母的怎會安心?莊牧師趕緊去找孩子,我也在家裡反省:『主啊!我是不是做錯了?我想要保護孩子,不希望她發生什麼危險,現在我反而激怒孩子,將她趕去危險的地方,主阿,求祢赦免我。』已經一點多了,牧師騎機車出去跑了好幾趟,又到她同學家去問,那女孩的父親已經回來了,但是,我的孩子找不到。我向莊牧師說:『我們是失敗的父母,這個孩子如果發生什麼意外,我們要如何牧會呢?你早上還要講道,先去休息,我出去找找看。』我走到樓下,向東西南北看,心想:一個小孩跑出去一個多鐘頭了,她如果要躲起來,我怎麼找得到她呢?我沒有其他的方法,只有祈禱:『主啊!那個孩子現在在那裏呢?求祢帶我去把她找出來。』我剛禱告完,就看到對面公園草叢中一個小頭竄出來,我馬上走過去,正是我的女兒躲在那裡哭。我將她抱在胸前,告訴她:『妳關心妳的同學,是很好;但妳也要體恤父母對妳的愛。阮是將妳當作心肝在疼惜,怕妳那麼晚會發生意外,才要妳早回家啊!罵妳絕對不是不愛妳!』這事之後,我常想,那個公園半夜常有流浪漢在那裡睡覺,若不是上帝幫助我,如果讓這女孩在那裡待一晚,不知會發生什麼事,我完全無法想像。

兒女還小的時候,做父母的盡心盡力在照顧,怕他們沒吃飽,沒穿暖。但是,當孩子到了必須離開家,去外地讀書,或工作的年齡,做父母的更加需要將孩子交託給上帝,天天舉起禱告的手為他們禱告。我那個很有個性的大女兒,高中考上基隆女中,我住在基隆的姊姊就邀她去住。有一晚約十點多,突然接到一通電話說:『妳女兒快死了,你們趕快去見她最後一面。』莫名其妙接到這種電話,心裡非常不舒服。那陣子詐騙電話特別多,我就馬上掛掉不想聽。電話又來,那人說:『我是妳基隆姐姐的小叔,妳女兒在洗澡時,發生一氧化碳中毒,現在已經送入基隆省立醫院,醫生說,情形很不樂觀,叫你們趕快去。』聽那人說得這麼真,我和牧師趕緊開車去到基隆省立醫院,一路上我們心情沉重到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迫切為她禱告:『上帝啊!我們的緣分只有十八年嗎?怎麼會發生這種事?求祢大能手臂來幫助!讓這次的危險能夠化解。』一進到急診室,我女兒正好醒過來,看到我們放聲大哭,一直說,她好怕好怕!其實,我們更怕!醫生看到她醒來,就說要馬上轉到三軍總醫院做高壓氧的治療。我們問醫生有什麼後遺症?醫生說,被就出來時已經吸入百分之五十二的一氧化碳,若是有什麼後遺症就早已經產生了。感謝上帝!住院三天就出院了,若說有什麼後遺症,就是常常會忘東忘西,一下掉手機,一下掉皮包,一下又鑰匙不見,真正很傷腦筋,但是,她也讀到輔仁大學化學系畢業,在去年九月,她找到一個很疼她的男孩,我們就把她嫁出去了! 我的大女婿是消防人員,我非常感謝他將我們家這個麻煩精娶去他家,免去我很多操煩,但是,我也必須常常將他們的婚姻交託上帝。如今常存的有信、有望,有愛,這三樣其中最大的是愛。

發表於2018/06/09 18:24 (1105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