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9約伯記第十五章1-16節

單獨會主……約伯記
2014/10/9

◎經文:約伯記第十五章1-16節

◎讀經與默想:
關於上帝:
祂是誰?
祂是主權的上帝。
祂是怎樣的?祂是慈愛的上帝。
祂作了什麼?祂樂意將各樣祝福豐盛的賞賜給人。

關於我:
我是誰?
我是蒙上帝所愛的人。
上帝如何看我?祂看我為珍寶。

關於信徒生活:
S罪惡:驕傲自大,在安逸中忘記上帝的恩惠。
P應許:無論何人,或何環境都不能隔絕基督對我們的愛。
A態度:信任上帝,祂是愛我,為我捨己。
C命令:不可忘記上帝的恩惠。
E榜樣:約伯憑信與上帝同行。

這些對我現在的生活有何指示?
看見約伯一直不悔改,以利法急了,竟開始口不擇言尖酸刻薄攻擊約伯的人品。本篇出自《每日研經叢書》:『三個朋友中,以利法堪稱是因約伯而最受委屈的一個。在四、五章,他第一次發言時,曾真誠地設法同情約伯,並鼓勵他不要直接從他自己的過錯尋求他受苦的解釋,但人類在普遍不完滿的處境裏,人一生下來便得與苦惱共存。他得到含糊而不受歡迎的回應。約伯非但不採用一般慣常的程序,在禱告中謙卑歸向上帝,反而為他所遭遇的事堅持要譴責上帝,而且是激烈地譴責,為著他自己的無辜而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那從前為他所喜悅、被視為志同道合的人,在他看來,人類的不幸中,約伯已得到過於他所應得的,如今令他懊惱的是:這人卻變成了叛徒。當然,在他看來現在已很清楚:假如有一種案例,是要應用傳統的報應教義的話,那就是約伯的情況了。因此他第二次發言時,我們發現這個年老的哲人,起初曾勇敢地對正統智慧的嚴峻表露不滿,現在卻對它採取像比勒達和瑣法同樣狂熱的態度,並與他們一起定約伯的罪。

以利法的話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1-16節)他攻擊約伯本人。他不再稱讚約伯從前有品德的生活,並以新的確信代替,即約伯放肆的話正預示在他裏頭根深柢固的邪惡,只是現在才表露出來。約伯不但是個誇誇其談者,還是個暗中破壞宗教所代表的一切的危險人物。他聰明,但無智慧,如此這般宣稱是自欺的。約伯曾否像伊甸園的亞當一樣,以為自己有一條通向造物主的『熱線』,而且私下知悉只有上帝才擁有的知識?以利法本人和智慧論的許多其他教師,都比約伯年紀大而更有智慧。約伯為甚麼不肯如他忠告的在上帝面前悔罪,不肯如他力勸的受豐富的安慰呢?他在唯一可能帶來幫助的地方發洩個人憤怒和怨恨,又希望得到甚麼呢?

這時以利法回到第四章他告訴約伯那個異象的經驗中。藉著那異象,連同一種使他毛骨悚然的力量,導致結論:上帝並沒多大理由要去信任祂天上的臣僕,更沒理由信任祂在地上所造的人。他們的壽命與祂的永恒比較起來,不過像蠹蟲壽命那樣短促。以利法與約伯對抗之初曾講述這異象,目的是要安慰約伯,使他想到自己在痛苦與不幸中並不孤單,所以他應當像他以前許多受不公平對待的信徒一樣,把自己投入上帝的憐憫中。可是以利法在這裏說到這個異象時,它只成了咒約伯的一個附加理由。當然,約伯現在是那真理活生生的證據,而且是敗壞的人類當中一個特別的壞榜樣,竟欣然喝罪孽像喝水一樣。

以利法所說的幾點是有確實根據的,反映出我們自己對約伯狂妄的話震驚的感覺。許多時候我們曾用『褻瀆』這個詞來形容這感覺,而且要極力掙扎才想起約伯其實是個無辜的受苦者。因此我們也許不必太急於偽裝虔誠地責難以利法。我們要特別注意以利法在第七節及以下各節(像瑣法在十一7及以下一樣)所發的諷刺問題,並非全部與上帝(在卅八章)將親自對約伯講的話不同。這裏有一種反諷的意味。

雖然如此,要承認的是,以利法的苛刻和偏執是令人吃驚的。難以想像四、五章那個和善的勸慰者(雖然他有時可能自大而無機智),竟能這樣徹底改變宗旨。他的自尊已受了嚴重打擊,除了個人的報復心以外,記憶與情感全起不了一點作用。--在這種特殊的對抗中有另外一種反諷,它對於約伯的不信任的反彈力,不下於對以利法不信任的反彈力。我們覺得譴責約伯較早以前誤解以利法的目的是對的,他在第六章蠻橫地攻擊以利法並他的同來者,說他們不是他的真心朋友。約伯在最近一次發言中似乎改變了立場,採取了以利法的想法,儘管只是作出了部分改變(請參十三23,十四1,十四4)。他不早些這樣作,多麼令人難過!他這樣作時以利法竟未注意到,這又多麼令人難過,他的耳朵只聽到約伯較粗暴的話!在許多人的爭論中,這種情形在宗教範圍一如任何其他範圍一樣,是多麼典型啊!約伯和以利法為甚麼這樣固執地不肯承認他們之間共同的基礎呢?我們今天在所堅持的各種不同信念中,為甚麼常常重複他們的錯誤呢?』

發表於2014/10/02 16:02 (2470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