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7-『不再盲目』中篇

◎經文:
「米迦說:“你們將我所做的神像和祭司都帶了去,我還有所剩的嗎?怎麼還問我說‘做什麼’呢?”。」 士師記十八章24節

◎生命見證:〈『不再盲目』中篇〉
幾年前,我初搬到洛杉磯,為了替兒子找位好醫生,就四處打聽,後來經朋友介紹而認識黃文雄醫師。他不僅是位好醫生,也是虔誠的基督徒,經常在替兒子看病後就跟我聊天,談論宗教,並介紹基督教的福音。我總感到很厭煩,有時甚至心中暗唸咒語,要把他傳的道驅散。有次,我就坦白地說,希望他不要再跟我提到基督教了,我既不會上教堂聽道,更不可能信教。

雖然我跟黃醫師的信仰不同,又常常對他的信仰表示不屑一談,但是他對我和兒子的關心卻仍然一絲不減,這點令我很感動。

今年二月初,我生老二,在醫院接受剖腹生產手術,在產房時,黃醫師進來看我,並等候嬰兒出生。當我被局部麻醉後,婦產科醫生就開始進行手術,我突然感到一陣劇痛,大叫起來:「好痛啊!麻醉藥不夠……」我緊張得繼續喊叫著,這時黃醫師馬上跑過來,握住我的手說:「不要害怕,讓我們一起禱告吧!這幾天來我一直為妳禱告,現在妳一定要安靜下來,聽我禱告。」我那時痛得已經忘了唸我的「阿彌陀佛」,就跟他一起禱告……在意志十分清醒的情況下,我看到耶穌在我面前顯現,頓時,我感到非常平安有如嬰孩在慈母懷中,淚水禁不住地流出,禱告後,我就睡著了。

醒來後,我已經被安置在病房裡休息,老二也平安出世,我內心百感交集,眼淚就一直不停的流下,想起剛才黃醫師真誠地為我禱告,我的心真是被觸動了!宛如一個跌傷的孩子,被母親緊緊地抱在懷裡,那樣的激動、滿足……。那位照顧我的基督徒護士(也是台灣來的),以為我是痛得在流淚,忙著拿止痛藥,但是我告訴她,我是內心有感而哭,她說,是聖靈感動,妳才會那麼暢快的哭,她的話令我深思良久。我那扇緊閉的心門,忽然敞開了……。《明日待續》
(本文取自1998年11月份傳揚福音雜誌,雪子 講述  百合 整理)

◎默想:
米迦所請的祭司在利益誘惑下,選擇跟隨較有利的一方去,宗教成為一種職業,而當米迦的神像和祭司被帶走了之後,他就變成一無所有了,這是何等虛空的屬靈光景。

如果宗教不能帶給人真實活潑的生命,那宗教就是死的,當我們離棄真神上帝,在生活裡另立偶像來崇拜,那麼,我們內在生命也呈現空虛的狀態,
世界是無法滿足我們饑渴的心的,唯有生命的主才能滿足渴慕的生命。

◎生活小語:
如果宗教不能帶給人真實活潑的生命,那宗教就是死的。

◎禱文:
親愛的主!真實的宗教帶出真實的愛,幫助我的生命浸泡在祢真實的愛裡面。禱告是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門!

發表於2009/11/27 23:45 (2439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