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11撒母耳記下十六章1-23節

每日單獨會主……撒母耳記下
2013/8/11

◎經文:撒母耳記下十六章1-23節

◎讀經與默想:
關於上帝:
祂是誰?
祂是慈愛的上帝。
祂是怎樣的?祂是憐憫的上帝。
祂作了什麼?祂赦免我們的罪。

關於我:
我是誰?
我是容易犯錯的人。
上帝如何看我?祂在我悔改時,樂意赦免我。

關於信徒生活:

S罪惡:欺騙、輕慢、罪中生活。
P應許:但祢耶和華是我四圍的盾牌.是我的榮耀、又是叫我抬起頭來的。
A態度:專心仰望。
C命令:要以感謝為祭獻與上帝,又要向至高者還你的願。
E榜樣:大衛在患難中,仍然依靠上帝。

這些對我現在的生活有何指示?

從大衛躲避押沙龍的叛變,讓我們看到世間人情冷暖,叫人不勝唏噓。
首先,洗巴趁著大衛逃亡,人心惶惶之際,露出奸惡本相,以謊言欺騙大衛:『大衛剛過山頂,見米非波設的僕人洗巴,拉著預備好的兩匹驢,驢上馱著兩百麵餅,一百葡萄餅,一百個夏天的果餅,一皮袋酒來迎接他。----王問說:『你主人的兒子在那裏呢?』洗巴回答王說:『他仍在耶路撒冷。因他說:「以色列人今日必將我父的國歸還我。」』王對洗巴說:「凡屬米非波設的都歸你了。」 洗巴說:「我叩拜我主我王,願我在你眼前蒙恩。」』〈1-4〉洗巴以禮物為掩飾,裝成關心的樣子來見大衛,其實是以讒言道主人之非。大衛一時不察就受騙了,把米非波設的家業判給洗巴。奸險小人總是很會獻殷勤,喜歡在背後說別人的壞話,我們要很小心。

第二,掃羅族人示每,這時不分青紅皂白的出來咒罵大衛,增加他逃亡中的苦痛。「士每咒罵說:『你這流人血的壞人哪,去罷去罷!你流掃羅全家的血,接續他作王;耶和華把這罪歸在你身上,將這國交給你兒子押沙龍。現在你自取其禍,因為你是流人血的人。』」〈7-8〉示每無理的咒罵,一口咬定大衛是殺害掃羅全家的大罪人,是謀朝篡位的劊子手。事實不是這樣,但是人若心存成見,就會顛倒是非,以偏概全,變成不分清是非,為反對而反對。當人遭受這種打擊,一般人若是有能力,就會像亞比篩一樣反擊,若是沒能力,就會埋天怨地,說:『上帝怎會讓我遇到這樣的事呢?我這麼愛祂----』然而,大衛都沒有,雖然受此冤屈,但大衛卻沉得住氣,不但自己沒有對付示每,也禁止了手下對付示每,因他認定凡事臨到,都經過耶和華的許可(v.10),而且都必定有好處。同時,他也深深體會到,連自己的親骨肉都無情地追殺自己了,可況外人呢﹗大衛以智慧和忍耐來化解怒氣,減少在逃亡中,許多不必要的傷害。

第三,押沙龍公然親近大衛的妃嬪,以此來羞辱父親。雖有大衛的朋友戶篩照計劃來投奔押沙龍作內應,然而還是阻不了押沙龍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嚴嚴地羞辱了他的父親。這是出自亞希多弗的毒計,要讓他們父子從此決裂,再無復合的可能。亞希多弗曾是大衛的謀士,但似乎沒有受到大衛的重用,以致閒賦在家,後來才被押沙龍從本家請出來 (撒下十五12)。這位亞希多弗是拔示巴的祖父〈撒下11:3;23:34〉為何不被重用呢?從他所獻的惡計,可見他的人品是有問題的;而,從他所獻的惡計,可見他對大衛相當的不滿。押沙龍公然和父親的妃嬪行淫,等於宣告父親死亡,他已完全繼承了父親所有得一切。這種不肖悖逆的行為不但無恥,更是喪盡天良。

逃亡中的大衛所遇到的打擊和傷害,一個比一個嚴重,但他依然依靠上帝,他相信上帝必定幫助他。這種患難中的信心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發表於2013/08/08 09:22 (4064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