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馬太福音05章10-12節b 彼得前書04章12-16節:馬偕博士的小故事(下)

http://www.hpch.org.tw/photo/Photo.ashx?name=e9bf8bd3-15b2-4928-9c01-66a0ea5e6346.jpg&photos=21600630-245f-48fb-9b66-4e919ad93ecd&category=2a6ebc6e-47d3-481f-afd7-ebf4de96ff16&id=4c9c0c65-ea28-42cf-a1de-2860d0a616f7

馬偕博士的小故(下)                      

馬太福音05章10-12節
彼得前書04章12-16節

莊嘉信牧師

2019/7/7

兄姊!大家平安!今天牧師繼續來分享有關於馬偕博士的小故事,他是比台灣人更愛台灣的宣教師。兄姊!有愛就有價值,以前有人說台灣是亞細亞的孤兒,然而,台灣不是沒人要的孤兒,因為聖經說,父母離棄我們,但耶和華上帝要收留我們,祂的心意是要讓我們台灣人都成為祂的兒女,因此,在一百多年前,就差遣加拿大籍的宣教師馬偕博士不畏懼艱難,千里迢迢來到當時被稱為『花不香,鳥不語,男無情,女無義』的台灣來宣教。馬偕博士用一步一腳印,用不離不棄的愛,來見證台灣人不是孤兒,台灣人是上帝所愛的寶貝。

主後一八七二年三月九日加拿大籍年輕的宣教師馬偕博士,也就是偕叡理牧師在聖靈的帶領下,來到台灣淡水,在這個充滿黑暗權勢,人心剛硬、偶像崇拜極為興盛的地方,開始撒下福音的種子,展開他一生的宣教事工。在他的日記這樣說:「此地正是充滿黑暗,心裡剛硬,在成千上萬沉淪的人當中沒有耶穌榮耀的福音。」這麼硬的土地和民心,偕牧師要如何將耶穌基督榮耀的福音傳給他們呢?兄姐!傳福音是須要有方法和策略的,我們要找出當地人所需要的,只有先解決他們及時的需要,才能讓剛硬的心門願意打開。馬偕博士針對當時百姓的需要,從開醫館和設學堂做為宣教的踏板。當時瘧疾(mararia)在台灣是一種非常流行的病症,奪走很多人的生命,馬偕牧師準備了很多金雞納霜(奎寧),提供有效又免費的藥品,醫治人的病痛。那時候台灣也沒有牙科醫生,許多人被蛀牙困擾,所謂牙痛不是病,痛起來要人命。偕牧師無論走到那裏,隨身都會攜帶著拔牙的器械,那些為蛀牙所苦的人,一聽到偕牧師來了,就跑到他那裏,請求為他們拔掉蛀牙,解決牙痛。

偕牧師初次來到噶瑪蘭平原(宜蘭地區)平埔族的部落傳福音時,平埔族人對他懷有很大的敵意,非常粗暴,甚至不容許偕牧師等人在那裏過夜。有一次,平埔部落中某一村莊的酋長女兒害了熱病,發高燒,偕牧師把酋長女兒的病醫好了,酋長非常感謝,並且提議:願意將他自己的家當作教會來使用。不久,那位酋長把自己和家族的姓都改成「偕」,其他的人也有自己的姓改成「偕」的,以紀念偕牧師。

兄姊!正如保羅在羅馬書一章16節所說的:「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上帝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偕牧師為要將耶穌榮耀的福音,在這塊充滿偶像崇拜的地方傳開,遭遇到許多嚴厲的逼迫、辱罵和毀謗,常常被人丟石塊、土泥,甚至叫狗追咬著他們。以艋舺地方為例,當地龍山寺偶像崇拜極盛,偕牧師等人來到當地傳道時,街上牆壁貼著許多侮辱他的海報,上面畫著偕牧師手裏拿著刀子在挖人的眼睛,旁邊又寫著一些唆使民眾的字句,如:驅逐馬偕出台灣,不可以給他住宿,孔子的教訓完全至上,台灣不需要洋教的道理等等。

在偕牧師的日記這樣記述:「艋舺市民老少,每日為錢,為現款忙碌。他們是物質主義者,而且是執迷的淘金者。我們每次訪問,走過街上時,都被誹謗、嘲笑和辱罵。許多兒童,跑到我們的前方以尖聲大作嘲弄的呼喊,有的跟在後面,向我們投擲橘子皮,泥土及臭蛋。艋舺人對外國人的憎恨,驕傲,天真的無知,虛偽,迷信,肉慾,譎詐之邪惡,可以說是最嚴重。我心裡說:喔!驕傲的城市,我這雙眼睛,將見到你受辱,倒地不起。雖然目前你是強大的,驕傲,而且充滿著惡毒,然而你的力量必將消滅,你必將降低。你那污穢的街頭,顯示著道德的腐敗,你那卑低的房屋,表示你在上帝面前的卑賤。喔!艋舺,你這邪惡的城市!你必須悔改,否則喇叭即將吹響,你流淚也是枉然的啊!」

當時艋舺地區是由三大姓的領袖統治著,他們所說的話極有有權威,市民都必須服從。他們說:「艋舺有三大姓,就無耶穌教;有耶穌教,就無三大姓。」他們叫許多乞丐、流氓、無賴之徒來教會搗亂,一再唆使百姓將偕牧師在艋舺所建造的禮拜堂破壞、拆毀,想用暴力逼迫偕牧師等人離開,也一再逼迫官方出面將偕牧師等人強迫驅逐,但是,偕牧師仍然不肯放棄,他拿出聖經和拔牙齒的鉗子出來,告訴官方,他決不離開此地,因為他在這裡只是替人拔掉無用的牙齒和傳福音而已。由於偕牧師意志堅強,一定要在艋舺立教會,於是小小的禮拜堂就在士兵的保護、維持秩序中落成並啟用。可是艋舺三大姓,仍然反對偕牧師的宣教工作。前來聽道信教的市民,都被他們歧視而宣佈絕交。

艋舺教會數次被拆毀,但每次重建之後反而比以前更高更大。主後一八八四年,中法戰爭時,艋舺禮拜堂又被暴民毀壞,禮拜堂內的財物盡被洗劫。一八八五年六月九日,中法戰爭停止後,偕牧師與英國領事去見劉銘傳巡撫報告這件事,清國政府答應撥款賠償。十二月下旬一座美而堅固的石造禮拜堂完成,教堂的石造尖塔高達七十英尺,其上避雷針更高有三英尺。獻堂時,有八人受洗,偕牧師對艋舺人說:「本來的禮拜堂,是以土角建造的小房子,現在是以石頭建築的,較以前的大,並有塔比你們的廟宇更高,你們若再拆毀,我就用鐵來建築。」艋舺市民看見這麼高的塔都說:這是艋舺市的風水塔,因為能給艋舺帶來好風水。恰巧那年有三個艋舺人考中了秀才,所以他們又稱禮拜堂的尖塔是「三哲香塔」。這些原本敵對教會的人,後來有一些信了基督教,也有一些成為教會的朋友。

聖經上說:「上帝為愛祂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哥林多前書二章9節)雖然偕牧師在傳福音的事工上,遇到許多艱難的阻擋,但他不灰心不喪志,還是一樣以愛上帝愛人的心來服事,他寬容人的無知、愚昧,只是盡本份的傳福音。正如使徒保羅所說的:「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惟有上帝叫他生長。」(哥林多前書三章6節)時候到了,上帝就讓他歡喜收割。艋舺市民與偕牧師相處得越來越融洽。主後一八八三年八月十四日,偕牧師第二次要回國休假時,先來艋舺教會探訪,艋舺的領袖發帖邀請他坐轎遊行全城的街道,接受民眾的敬意。他們以刻花且蓋絹線的轎子給他坐,前面有八對的音樂隊、幡旗、長旗、短旗、市民領袖、城主、文官、武官,以及三把繡有三層大紅邊的「榮譽傘」為前導,這三把榮譽傘是由民眾奉獻,並記有奉獻者的姓名。偕牧師的轎後面有六個人騎馬,廿六頂轎和三百名步兵。民眾沿街放鞭炮,完全以迎神賽會的方式來尊敬偕牧師,歡迎他回國休假。事後,偕牧師非常感慨的說:「這榮光並非歸於我們,喔,主啊!並非歸於我們,而應歸於你的聖尊名。」

偕牧師在台灣宣教的期間,碰到兩次很大的戰爭,就是一八八四年的中法戰爭,和一八九五年的中日甲午戰爭。中法戰爭時,法軍砲轟淡水,攻佔基隆,台北市民嘩然,引起暴動。他們誣陷教會信徒通洋叛國,不少教堂因此被破壞拆毀,信徒被殺被搶。事後劉銘傳巡撫向教會道歉並賠償,偕牧師用這筆賠償金重建了艋舺、新店、大龍峒(大稻埕)、錫口(松山)、雞龍(基隆)、和尚州(蘆洲)、八里坌等七間教會,前四間築有尖塔,上面繪圖焚燒中的荊棘,意為「焚而不燬」,這是長老教會百多年來在台灣的信仰精神,教會就是這樣在患難中,靠著從上帝而來的信心逐步成長。

中日甲午戰爭暴發時,偕牧師全家正在加拿大休假,他立刻帶領全家回台,看到北部教會有二十多間被日軍佔用,信徒有七百卅五名下落不明,他就去拜訪日本總督,直言陳述教會受害的情形,大膽的要求日本政府來處理。日本總督乃木對於偕牧師早就略有所聞,很仔細地聆聽他的請求之後,很誠懇地向偕牧師握手致歉說:「見義人受苦乃志士所不忍睹。」他馬上出証明書准許偕牧師自由通行傳道,並下令保護教會。幾天後乃木總督親自到淡水拜訪偕牧師。

偕牧師在日記上說:「日本人的到來我們並不懼怕,萬王之王的上帝比任何統治者或天皇更偉大。祂終會統治世界,我們不應過份擔憂,也不用急於安排。我們曾克服過許多困難,對於日本人的問題,自然要提出儘可能因應環境的計劃,以及即使在大風雨中能聽到上帝的聲音,那麼就能用堅強的信心對付之。我們為什麼要怕呢?我們可以放心說「到如今上帝都在助我」,我回憶當年遭遇,讀者絕對無法理解,那種迫害和危險。我記得……然而我所遭遇的磨練,適足以促成福音的動力。現在教會已成為台灣北部人民道德及精神的一種有力的要素。

是的,「上帝若幫助我們,誰能抵擋我們呢?」(羅馬書八章31節)雖然在台灣傳福音的過程當中,偕牧師遇到許多艱難的阻擋,然而,憑著對上帝堅定的信心和依靠,他凡事都得勝有餘,將阻力化為助力,「焚而不燬」的信仰精神成為教會的象徵。

一九OO年5月,偕牧師最後一次巡視噶瑪蘭平原的眾教會,他因講道太多,傷到喉嚨,要離開時聲音已經沙啞,很多信徒聚集在岸邊送偕牧師離去,他們一同唱詩揮淚送別。偕牧師非常難過,眼淚忍不住掉下來,因為他知道他永遠不會再和這些他所愛的屬靈的兒女見面了。回淡水之後,不久就因喉癌而聲音沙啞,曾去香港治療無效。最後喉嚨開始腐爛,無法吞食,於一九O一年6月4日病逝於淡水寓所。他死的時候還算年輕,享年五十八歲。家人及教會遵照他的遺囑將他遺體安葬在淡江中學後面的私人墓園,是屬於台灣人的墓園,不是外國人的墓園。噶瑪蘭的信徒,聞此噩耗,經兩晝夜狂奔趕到淡水奔喪,用悲傷的眼淚,表達他們對偕牧師深深的愛和懷念,正如他所效法偉大的宣教師保羅的精神:『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當跑的路我已經跑進了,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從此以後,有公義的冠冕為我存留,就是按著公義審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賜給我的,不但賜給我,也賜給凡愛慕祂顯現的人。』(提摩太後書四張7-8節)他們用響徹雲霄的響亮歌聲歡送馬偕牧師榮歸天家。

偕牧師以他的一生來証明他確實是一位「寧願燒盡,不願朽壞」的真理鬥士,他的生命雖然不長,卻活出屬天美好且榮耀的價值。他說:「我要在此立下教會的基石,願主祢今天幫助我。我再一次與你立誓,就是痛苦至死,我一生也要在此地—我所選擇的地方,被祢差用,願上帝幫助我。」抱著這種「痛苦至死,我一生也要在此地」的決心,偕牧師長眠在他所摯愛的台灣。

親愛的兄弟姊妹!宣教師這條路是艱難的,因為人總是愛自己所愛的,誰能看見上帝的心意是要萬人得救,不願一人沉淪。今天,聖靈依舊要在我們中間做工,正如先知以賽亞宣告上帝的話:「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發現,你們豈不知道麼,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以賽亞書四十三章19節)偕牧師初來台灣之時,這裡充滿偶像崇拜的堅硬土地,一百四十七年後的今天,台灣的偶像崇拜還是很興盛,而教會郤在安逸享樂中逐漸迷失了自我。懇求上帝幫助我們重新來思考,偕牧師如何在艱難中憑著依靠上帝的堅定信心來設立教會,今天我們的教會在這社區中的定位如何,以及應該如何來關心,並踏出宣教之路,這些都是我們要仔細思考的。求上帝幫助我們!
發表於2019/07/11 07:17 (107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