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3歷代志上第五章1-2節

單獨會主……歷代志上
2014/1/23

◎經文:歷代志上第五章1-2節

◎讀經與默想:
關於上帝:
祂是誰?
祂是聖潔的上帝。
祂是怎樣的?祂是聖的主。
祂作了什麼?祂以聖潔為我們尊貴妝飾。

關於我:
我是誰?
我是容易犯罪的人。
上帝如何看我?祂看我要靠祂成為聖潔的尊貴器皿。

關於信徒生活:
S罪惡:放縱情慾,貪圖世間享樂。
P應許:人非聖潔,不能承受上帝的國。
A態度:專心仰望。
C命令:以聖潔妝飾,成為尊貴器皿。
E榜樣:《警戒》流便放縱情慾,失去長子屬靈的福分。

這些對我現在的生活有何指示?
雖然,人生只有區區數十寒暑,但是,不要輕忽,我們今日的所作所為,或許會給子孫帶來莫大的影響。歷代記上五章1-2節記載了一件事,用以說明,為何以色列的家譜不是以流便為首的原因。『以色列的長子原是流便;因他污穢了父親的床,他長子的名分就歸了約瑟。只是按家譜他不算長子。猶大勝過一切弟兄,君王也是從他而出;長子的名分卻歸約瑟。』〈1-2〉流便因放縱情慾而失去長子屬靈的祝福,我想,這是他從來沒有想到的。

這世代的罪表現在放縱情慾,隨心所欲做自己愛做的事,一點都不思想上帝在我們身上的心意。淫亂為什麼是大大得罪上帝呢?因人是照著上帝的形像造的,我們的身體就是上的的殿,是尊貴的,是要榮耀上帝的,因此,基督徒千萬不要以為淫亂的污穢是一件沒什麼的事,其他的罪也許不會損壞我們的身體,但淫亂對我們的身體確實會造成直接的損壞,讓上帝無法使用我們。(林前六19。)所以,和異性之間的交往,務必要謹慎,免得不小心就入了迷惑。

以下這篇取自中壢浸信會信徒每日靈修材料〈民國94年9月29日〉主題:『失去長子祝福的流便支派』,讓我有許多得著,在此節錄分享:『雅各對十二支派的預言,有關長子流便的預言內容如下:流便哪!你是我的長子,是我力量強壯的時候生的,本當大有尊榮,權力超眾。但你放縱情慾,滾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因為你上了你父親的床,污穢了我的榻。依預言詩的內容,我們可以將流便支派的發展分為以下幾個重點:

一 本來擁有長子的尊榮和祝福:
正如預言所言:流便是我力量強壯的時候生的,本當大有尊榮,權力超眾。古代長子的地位是被重視的,因為長子是世襲制度下的繼承人,例如亞倫的長子以下諸嫡長子一律為大祭司的法定人選,非長子之外的眾子則只能擔任祭司。這是長子所獲得的尊榮。至於祝福,最代表性的是長子可以得到雙份的產業這一項規定。

雅各長子流便之後裔所建立的支派(創二十九32),在眾支派中常列於首位,並且備受尊崇(民十三4)。在進入迦南地之後定居於約但河東的兩個半支派中,流便也常列於首位(書一12),流便支派本來擁有神所賜的長子的尊榮與祝福。

二 但卻犯了亂倫之罪:
正如預言所言:但你放縱情慾,滾沸如水,必不得居首位;因為你上了你父親的床,污穢了我的榻。創世記三十五:22記載了流便去與他父親的妾辟拉同寢,因此在雅各臨終前預言他會喪失在眾兄弟中的顯要地位(創四十九4)。雅各一定能體會流便失去長子的感受,因為以掃也是看重短暫的慾望滿足,輕看長子的名份而被雅各以一碗紅豆湯的廉價奪取了長子的名份和祝福。我們信主的人原本從主已經領受了兒子的名份和祝福,但是撒旦卻千方百計引誘我們失去神兒子的名份和祝福,正如牠引誘流便一般。

三 流便子孫為恢復名份奪權失敗:
雖然屬靈上的長子名份已被奪取,但是在肉身的出生排行總是不會改變, 因此流便支派的子孫依然認為他們乃是眾支派之首,因此便生出自以為傲、不干心落於其他支派之後的態度。此一為恢復長子名份的奪權計劃終於在出埃及的中途引爆開來。民數記十六1-2記載「利未的曾孫、哥轄的孫子、以斯哈的兒子可拉,和流便子孫中以利押的兒子大坍、亞比蘭,與比勒的兒子安,並以色列會中的二百五十個首領,就是有名望選入會中的人,在摩西面前一同起來,聚集攻擊摩西、亞倫,說:你們擅自專權!全會眾個個既是聖潔,耶和華也在他們中間,你們為甚麼自高,超過耶和華的會眾呢﹖」這事件意味著流便子孫可能欲藉機奪回他們的支派地位(創四十九3、4)。然而他們的計劃徹底失敗了,神的審判則帶出一個警誡的教訓(民十六33「這樣,他們和一切屬他們的,都活活的墜落陰間;地口在他們上頭照舊合閉,他們就從會中滅亡。」)雖然摩西曾在申命記三十三章6節為流便祝禱,希望他人數不至稀少,但後來災難仍臨到這支派。

四 偏安河東卻不失支派情誼:
奪權失敗之後的流便支派受到重挫,便一直在支派同盟中採取自私自利的策略。我們從以下兩件事可以瞭解:
自私之一:
聖經提到流便支派擁有許多牛群(民三十二1),是一個勢力龐大的支派。在摩西正要率領十二支派共同進取迦南之前,流便支派要求留在約但河東,那是一片剛從亞摩利王西宏和巴珊王噩所奪來,樹木茂盛和水源充足的地方(三十二33),摩西嚴正地譴責這自私的要求(因為這樣,他們便不用參與過約但河後艱苦的戰爭;三十二6、7),這可能是沿襲自昔日流便放縱和易變之性情的屬靈遺傳。  

經過摩西的勸阻,流便支派便答允在約但河西之戰爭中首當其衝,摩西於是准許他們的要求(民三十二20)。在戰役結束後,約書亞依摩西與流便的約定便差他們返回所得之地(書二十二1-5)。雖然他們住在約但河東,因天然障礙而與兄弟分隔,但他們絕對沒有建立一個獨立國家的意思。因此他們在回家要渡過約但河之前,就在河邊築了一座令人注目的紀念祭壇,以示他們的心意(書二十二10)。其餘眾支派恐怕這是以色列中第二次的叛變,便立即集合,要上去攻擊他們(書二十二12)。幸而,兩個半支派詳細和耐心地解釋他們築壇的原因(書二十二22-29), 避免了支派間發生流血事件。他們這行動實在也被看為美事,是不該受責備的 (書二十二30、31)。

自私之二:
直至女先知底波拉的時候,流便支派才再出現於聖經的記載中。神藉著巴拉呼召以色列人與迦南人西西拉爭戰,各族皆響應,再次集合,但流便則充耳不聞。聖經暗示流便又再一次受物質的影響,像他們在征服迦南的時候一樣;當時,由於他們擁有眾多牛群,便選擇了約但河東綠草如茵之地,放棄迦南崎嶇不平的山地(民三十二5)。他們喜愛安定的放牧生活,過於他泊山上的爭戰生涯(士五16)。 經文也暗示長時間的討論不得要領──甚至提出為神勇敢和忠誠的大言,最後還是歸於無有(五15)。 流便始終是這樣:這支派像其先祖一樣,仍是不定性、「滾沸如水」(創四十九4)。

位於迦得支派東南面,屬於流便支派的領土,可能後來給摩押人入侵和佔據了。約但河東的整個地區,後來成為以色列人和亞蘭人相爭之地,這是可以肯定的(王上二十二3)。最後約但河東及以色列北部,是首先被亞述人侵略和蹂躪的地區(王下十五29)。雖然以西結在異象中,也看見猶大以北有一片象徵性的土地,是分給流便的(結四十八6),流便人也從北國被擄之地返回,但也只是數目極少的餘民。啟示錄蒙救贖之人的名單中,也有流便支派(啟七5我聽見以色列人各支派中受印的數目有十四萬四千。……流便支派中有一萬二千,勉強維持得救的地位)。

〔生活應用〕
地上所擁有的地位、名份並不是非常重要,唯有在天上能夠佔有一席之地,才應該是每一個神的兒女所當關切的。因此,切勿在地上與人爭長短、奪權利、搶地位。流便支派的歷史提供給我們一個警戒,就是不可為一時的享受或慾望,卻不顧永恆的結局。基督徒應當懂得「不爭一時、爭千秋」的道理。』很棒的分享,求主幫助我們,不要在地上因短視近利,而失去天上更大的福氣。

發表於2014/01/20 05:49 (1795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