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士師記13章02-05;21-25節:老母的信心

老母的信心                         

士師記13章02-05;21-25節
莊嘉信牧師

2010/5/9

今日是一年一度感恩的母親節,感謝上帝恩典,咱來到上帝面前,用感謝、感恩的心來思念老母的愛。對子女來說,『媽媽』這兩字是世間最甜蜜的呼喚,有媽媽可叫,表示你還擁有這世間最深情最寶貴的關懷;有媽媽的孩子親像寶,像牧師已經五十多歲了,來到八十多歲的媽媽身邊,她猶原將我當作還未大漢的孩子一樣在關心,噓寒問暖,問東問西,有人羅唆,這種真實關懷的心意讓我深深感受到:有媽媽真好。總是,對一個老母來說,『媽媽』這兩字是一生中無法度放離、心中最最甜蜜的負擔,不管妳的子已經幾歲,兒女永遠是老母心頭的一塊肉,永遠是老母生命中最寶貴、最甜蜜的負擔。

今天咱的聖經節讀到士師記第十三章,這裡記載著以色列民族中一個很出名的士師的出生,這個士師咱也很熟悉,就是大力士「参孫」。大力士参孫的出生很具有戲劇性,他的老母原來是不能生育的,結婚很多年,不生子,對那時代的女性來說是很大的壓力,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傷害。其實在今天的時代的女性,結婚很多年,沒生子,也是非常大的壓力,等一下咱有王郁青姐妹要做見證,從不能生到平安生下一個孩子,其中充滿上帝極大的恩典。

聖經中並沒有記載参孫的老母什麼名字,她是一個無人特別紀念、無名的女性,但她受交托要生產、要養育一個很特別的孩子,這個孩子是一出生就歸上帝作拿細耳人的孩子。「拿細耳」人的意思就是分別為聖的人、奉獻給上帝使用的人。所以,在老母的懷胎中,就有很多的限制,『清酒濃酒都不可喝,一切不潔之物也不可吃。』每一個要作老母的人,在懷孕中必定都受多多苦,這也不能吃,那也不能吃,很多自己愛吃的東西,若對胎兒無幫助無利益,咱都不敢吃,恐怕吃了對胎兒有害的。其實懷孕中食物的限制還是小問題,孩子出生之後的養育問題,才是大問題。因為上帝創造人,給人有自由意志,這是上帝寶貴的禮物,也是做父母的大災難,因為嬰孩從出生就很有自己的意見,有的嬰孩不睡就是不睡,整天哇哇叫,你若不抱他,他哭得讓你心痛;有的嬰孩白天一直睡,三更半夜父母已經很累很想睡之時,他精神特好,哇哇叫不肯睡了。到一歲多會走路了,到處走更是恐怖,讓照顧的人提心吊膽,不知眼睛一不注意又要惹出什麼麻煩來。這種提心吊膽的照顧至少要到孩子十八歲成年,父母才能稍稍放下一顆心。其實,孩子雖然已經成年,總是,要繼續讀書、交男女朋友、要結婚的對象、找工作就業,甚至結婚生子以後,孫子的照顧,等等雜雜滴滴的代志,永遠是做父母的心,一世人永遠放不離的甜蜜負擔。

牧師相信参孫的父母是一對非常有信仰的夫婦,尤其是老母的信心,更加是讓人欽佩,當天使對他們說完這些話離開之後,瑪娜亞非常驚慌害怕,22節記載:瑪娜亞對他的妻說:『我們必要死,因為看見了上帝。』但是從23節的記載,我們看見他的妻子是一個很有信心很有智慧的女性,聖經記載說:『他的妻卻對他說:耶和華若要殺我們,必不從我們手裡收納燔祭和素祭,並不將這一切事指示我們,今日也不將這些話告訴我們。』老母的信心一直是安定家庭最大的支柱。當男人在外面做牛做馬拼死拼活,回到家中,需要的是太太的扶助支持;當孩子在外受委曲流眼淚,回到家中,需要的是媽媽的安慰鼓勵。掌管家庭中大大小小項事的女主人是全家人在遇到風颱大風大浪大雨之時,最穩妥的避風港,老母的心必須緊緊鎖住在上帝安穩的依靠裡面,若不,她絕對無法度帶領全家安然度過一層又一層人生的風浪、嚴厲的考驗。

『参孫』這個名字有『光明』和『太陽』的意思,可見父母對這個孩子的期望是何等的深,期待他在這黑暗的世代,能夠像太陽一樣,光照大地,帶給人心極大的亮光和安慰。牧師相信,每一個父母在迎接孩子的出生,同樣帶著這樣深深的愛和期待,咱都期待咱的子,將來能夠讓上帝使用,咱期待咱的子,能像太陽一樣發出燦爛的光,帶出美好的光明和盼望給這世代有需要的人,咱期待咱的子,做一個有路用的人,榮光上帝的人,牧師相信,這是咱每一個作父母的人最大最深的盼望。

無人期待子變壞,總是,有信仰的父母也不一定能養育出如我們所期待有信仰的子女。當参孫長大成人之後,他雖然成為上帝所重用的士師,但他並不照著上帝的話去行,他並不照著父母所期待的,成為一個能夠榮光上帝的人,反而,他不肯聽從父母的苦勸,放縱私慾,照著自己之所愛隨意行。咱若繼續讀下去,就知道,雖然上帝給他這麼大的恩賜,但参孫卻過一個非常失敗的人生。對老母來說,是何等傷心,何等痛苦。當孩子長大,有自己很強的意見和意志,不肯照著父母所教導好的道路、真理的路去行,做父母的,應該怎麼辦呢?父母除了艱苦心、每日痛苦啼哭流眼淚以外,還能做什麼呢?兄姊!沒別條路,你必須憑著信心,依靠上帝,不斷不斷為著妳的子流眼淚祈禱,以外沒別條路。在老母的信心老母的眼淚老母的祈禱中,你要看見上帝在做工,有神蹟在妳的孩子身上。

在此牧師要分享一個特別見證,是出生在美國華裔教授袁幼軒教授真實的見證。

媽,我回家了!         袁幼軒

母親生在中國,來美國是為了唸研究院;但是,她後來放棄教育系的獎學金,違背父母的心願,與我父親結婚。她憑苦幹和堅忍,幫助我爸獲得兩個博士學位和開辦了一間牙醫診所,而且辦得很成功。

表面上看,我父母要甚麼有甚麼:有兩個兒子,在芝加哥市郊有一幢夢寐以求的房子,有兩輛豪華房車,兩個兒子都進了牙醫學院。照常理來說,我媽應該很快樂幸福;可是,我反覺得她很可憐。因我年紀還小時就常聽她跟爸吵個不停。我成了母親傷心時唯一的依靠。後來,到我唸牙科時,父母的婚姻正處於破裂邊緣。

正當我在路易斯維爾牙醫學院(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Dental School)唸書時,一九九三年五月十七日放假回家,告訴父母我是同性戀者。媽聽後萬分震驚,傷心極了。我想,她比聽到我死去的消息更難接受。她一面苦口婆心勸我,一面教導我;但是都不得要領。最後,她要我在家庭和同性戀生活兩者之間作一個選擇。她以為這樣有助我恢復理性;可是,在我的腦海中,已根本沒有選擇的餘地。我不可能改變我是同性戀者的事實;所以,對我來說,我與家庭脫離關係是被逼的,是無可奈何的。而媽媽並不這樣想,她覺得我是自甘墮落、不孝,是傷透了她心的忤逆子。
當時,媽媽不知道往哪裡求助。她還不是基督徒,不認識牧師,不會禱告。她只得狂翻電話簿,聽廣播,希望抓到一絲幫助;然而,她甚麼都沒抓到。最後,她走投無路,竟然計劃了結生命。

她買了一張去路易斯維爾的單程車票,想死前見我最後一面。離家前,她見過一位神父。該神父給了她一本小冊子,講到同性戀的問題。媽還沒來得及細看,就帶錢包和小冊子上路。路上,她隨手翻閱那小冊子。看到小冊子說:人人都是罪人,上帝恨惡罪惡,卻愛罪人。媽媽越看越覺得小冊子說到她的心坎裡去。她從來沒這麼認真去讀過一篇文章。最後,她開竅了,明白她也可以效法上帝,去愛罪人--愛我,她同性戀的兒子。

明白了這點,她抬起頭來,凝視窗外,真好像一草一木都在歌頌上帝的慈愛。這時,媽媽聽到一個平靜、微小的聲音說:「妳是屬我的。」她知道,這是來自上帝的聲音。她破碎的心靈從此得了醫治,後來變得十分堅強。上帝賜給她新的生命。她真好像已經死過,現在又活過來了。
媽媽在路易斯維爾得到一位師母幫助,上了為期六週的門徒訓練班。之後,知道要修補自己的婚姻,是時候回家了。回家後,爸爸看到媽媽好像變了另一個人,很好,不再和他爭吵了。幾個月後,爸受到感動,與媽一起踏上跟隨主耶穌的路。

正當上帝醫治爸媽的關係時,我卻在罪惡的世界裡日漸沉溺敗壞。我將自己的快樂建築在放縱情慾上,有數不清的同性伴侶;可是卻空前寂寞。於是,我嘗試吸毒。後來為了賺錢購買毒品,竟然販賣毒品。

就在我尚欠四個月就拿到牙醫學位時,不幸被學校勒令退學。之後,我搬到亞特蘭大,仍不悔改,仍過朝生暮死、頹廢淫穢的生活,甚至墮落到變成美國東南部的重要毒品供應人。

母親仍然愛我,每星期至少寄一張卡片給我,說她永遠愛我,但我不看,把卡片丟到垃圾桶。她打電話給我,我不接;有時接了,但說話都傷透她的心。有一次,我警告她:「妳要再跟我講耶穌和聖經,以後別指望見我。」父母買了飛機票送給我,邀請我回家歡度感恩節和聖誕節。母親特地在聖誕節前夕往機場跑,在候機室一直站張望,等她的兒子下機。但是,一直到乘客和機艙服務員都走了,她仍看不到兒子,只好黯然返家。但是,她不放棄,幾小時後,下一班飛機到了,她又往機場跑,如是者她一再失望。最後,她知道我不回家過聖誕節了,十分失望。是的,我已無藥可救,但母親堅持不放棄我。

媽媽繼續為我禱告,她專心仰賴上帝,求上帝施行神蹟救我回轉。整整七個年頭,她每逢禮拜一為我禁食祈禱。有一次,她一連禁食了卅九天。母愛多麼偉大!媽媽熱愛真理,順服上帝。每天,她用幾小時研讀聖經,用心琢磨,默想上帝的話。然後,走到人群當中,領人認識主耶穌,帶領查經班。就這樣,她透過順服上帝和服事人,自己得到了痊癒。母親堅持禱告,毫不鬆懈。她懇求上帝引領她的兒子離開罪惡,與上帝和好。至於上帝怎樣領她的兒子回頭,她好像一點也不在乎。

有一天我在家裡,聽見敲門聲,是聯邦警察、反毒組探員及當地幾個警探,一行十二人,還帶了兩頭德國牧羊犬。他們入屋搜索,充公所有毒品,價值相當於九點一噸大麻。我被判坐牢。這時,從前的豬朋狗友立刻嚇得雞飛狗跳,遠遠躲避。我打電話,沒有人願意接。這時,我才知道,原來我所結交的,盡是酒肉朋友,都靠不住。後來,因為太寂寞了,我硬頭皮,誠惶誠恐地打電話回家。那次,是媽接的電話,她剛從查經班回來,一聽是我,立刻問:「幼軒,你好嗎?」

待知道了我的情況,她知道,上帝應允了禱告。於是拿出紙筆,寫下第一個祝福:「現在,幼軒在監獄中比從前更安全。他第一次致電回家。」第二天,母親飛到亞特蘭大,到監獄來看我。臨走前,我們把手壓在隔我們的玻璃窗上,她為我祈禱。時間就是這樣一天、一週、一月地過去。壞消息接二連三傳來,例如:我被判六年徒刑、染上了HIV(愛滋病毒)。媽媽聽了,非但沒有悲慟;反而看這是上帝賜給我們家的福氣。她將這些福氣一件一件記錄下來,從我被囚的第一天起,至今,這張福氣記錄表比她的身量還高。

我在獄中繼續蒙恩。上帝不斷地改變我、更新我。我在二○○一年七月獲釋,八月開始在慕迪聖經學院(Moody Bible Institute)進修,二○○五年五月畢業。二○○七年又在威頓學院(Wheaton College Graduate School)的研究院獲得古經學碩士學位。我如今在慕迪聖經學院任教。

我的故事雖迂迴曲折,但更重要的是上帝在我母親身上作工。她的生命先蒙改變,然後才輪到我。若不是她先蒙恩,也沒有以後的我。媽媽是禱告勇士,她不看環境、不看兒子怎麼無可救藥。總之,她繼續禱告,不言放棄。她若看環境,她老早就失望了。但是,媽媽把一切交託上帝,她抓住上帝的應許,她看見了禱告蒙允。

是的:親愛的兄姐,就如袁幼軒教授所說的,老母的生命必須要先得到上帝的改變,孩子的生命才會改變。他就是在老母不放棄的禱告中,再一次重新找回自己人生的真實見證,現在袁教授用他浪子回頭的生命故事,四處為上帝作很美好的見證。但是有些人並不是那麼幸運,就像士師参孫一樣,再回頭已經傷痕累累,雖然士師参孫辜負上帝和父母對他的期待,總是牧師相信,他的父母一直不放棄,就像上帝不放棄一樣,在老母的信心、老母的眼淚、老母不斷的祈禱中,咱看見上帝在参孫心中做工,他在悔改認罪中,臨死之前再次成為上帝所使用的器皿,所擊殺的敵人超過他生前所做的,有為以色列人帶來一段和平的時。兄姊!信心帶來神蹟,每一個老母都希望有神蹟在妳的孩子身上,請咱用最大的信心來期待。

發表於2013/02/09 10:31 (2976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