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上帝給我一顆震撼彈

上帝給我一顆震撼彈

林潔美 2010.7

營會的第一天7月5日早上七點多,秀美和瑞祥長老就開車來到教會,將營會所有預備要用的材料文具,連同我一齊都送到後埔國小,為了心疼老婆,瑞祥長老在忙碌中還特地請半天假來幫忙營會。到了那裡,金蓮老師、暖惠姐和素真姐,以及她的三個孩子早已在忙碌地佈置場地了。這次我們營會的主題是:『兒童歡樂總動員』,為了讓孩子們感受到歡樂的氣氛,我們特別準備了一百多個彩色氣球,將學校大門、穿堂、及地下教室走道佈置得五彩繽紛。學校有準備了三張長型桌讓我們當報到處,於是,我們把從教會拿來的漂亮桌巾鋪上,再加上兩盆美麗的鮮花,還有秀美精心製作的名牌和學生班級班單都擺好了,開始迎接我們的小貴賓來到。



沒料到這一天也是學校『大手牽小手』課輔班第一天上課,學生也在穿堂集合,兩個營會的學生就撞在一起,現場有些混亂。很多家長送小孩來,就站在那裡等著看、相互聊天說笑,讓我們很緊張。當學校學務處拿起大聲公號召課輔班學生集合時,我們還在那裡手忙腳亂地,一個一個問:『你參加的是那個營會?大手牽小手?還是兒童歡樂營?』並招呼孩子按照自己的組別排隊坐下,好不容易八點多,『大手牽小手』課輔班的老師們把他們的學生都帶走了,我們才把學生整隊排好,介紹各組隊的老師並請莊牧師講幾句話致詞,做為營會的開始。


就在莊牧師致詞時,我問同工,樓下的教室都打開了嗎?同工回答:『學校說已經打開了。』我不放心,又趕緊跑下去看看教室的燈是否開了。看到一位校方工作人員在掃地,我問:『請問教室都開了嗎?』她回答:『一早就開了。』我就很安心的去開開看,然而,每一間都是鎖的,根本沒有一間打開。原來那天學校正好也有一個研習會在地下一樓的視聽教室舉辦,她以為我問的是視聽教室開了沒。此時,學生已在帶隊老師的引導下,開始走下地下一樓,要進教室了。我趕緊跑上去找學務處的顏主任,告訴他教室都還沒開,主任說:『工友一早就去開了。』我問:『開那間?』請他馬上跟我下去看。果然,聯繫出問題,顏主任立刻聯絡工友下來開教室,這時,學生已聚集在教室走廊嘻嘻哈哈的嬉戲著。我心想,真糟糕,第一天秩序就這樣鬧哄哄亂糟糟,家長會放心將孩子交給我們嗎?

好不容易把學生帶進教室,我一看,差點昏倒,教室都沒整理,又趕緊拿抹布把桌椅擦一擦,總算把兩個班級安頓好,一班四、五十個學生,各有六位老師開始詩歌教唱了。此時,我就走回報到處,想問秀美是否有學生沒來,就看到秀美已經在連絡沒來的學生家長了。聯絡到一位家長,他說孩子早就送到學校了,請同工下去問,沒有!秀美有點緊張了,又打去問幾點到的?家長說七點五十幾分就到了,親眼看著他跟姐姐走進穿堂。喔!原來還有一個姐姐一起參加營會,那應該沒問題,又派同工再下去問姐姐,弟弟去那裡了?結果姐姐居然說不知道,她沒看到弟弟。這下糟了!孩子到那裡去了呢?



我們想一個小四要升小五的孩子,怎可能在學校搞失蹤?是他不想來,被逼著來,故意躲起來呢?還是跟錯營會,走錯教室,跑去『大手牽小手』課輔班?秀美不放心,又再聯絡家長,孩子的父親就很著急地衝過來,怒氣沖沖地質問我們為什麼沒把他的孩子顧好,讓孩子失蹤這麼久〈那時快十點了〉都不知道。我心想,你孩子沒來報到,我們才聯絡你。那孩子我們連看都沒看到,怎能責怪說沒把你的孩子顧好呢?於是又趕緊去學務處廣播,某班某某同學,聽到廣播趕緊來學務處報到。孩子出來了,原來他真的走錯了,跟著『大手牽小手』課輔班的老師去教室上課。

家長鬆了一口氣,我們也鬆了一口氣,可是,家長的火氣還是很大,又一直責怪主辦單位沒責任,多一個小朋友,少一個小朋友也不知道,萬一孩子出事,誰負責?我們試著解釋說,就是因為少一個孩子,我們才趕緊聯絡家長啊!《那位課輔班老師是大專生,也是新手,班上多了一個學生,他還以為是新生,今天剛報名參加的。孩子也糊塗,已經四升五了,連自己參加什麼營會都不知道;姐姐也真是的,自己來報到,弟弟排錯隊,她居然不知道。》但這些理由,家長都聽不進去,只是火上加油讓他更生氣,我心中禱告了一下就閉口不再辯解了,讓上帝自己為我們伸冤,並消消家長的火氣吧!因為他實在太著急、太緊張了。我看了一下名單,哦!吃素的,就問:『中午買素便當給他們吃,可以嗎?一個人一個吃得完嗎?』家長面帶凝重,很嚴肅地說:『一人一個,要全素的,不可參到一點葷的。』

同工帶著孩子去到自己的教室,我們又不斷向家長致歉,總算他也息了怒氣回去了。這時,換學務處的老師不高興了,責怪我們說為什麼那麼快就聯絡家長,應該先到學務處廣播,和他們商量一下,就不會這樣驚動家長,讓他們擔憂害怕了。我想:我們確實沒經驗,差點把事情鬧大,還好,孩子找到了。



中午的餐點我們叫了幾道不同口味的炒飯、也有大腸麵線和兩大桶冰涼的甜點綠豆薏仁和紅豆粉貴,孩子們吃得很高興,連那平常在家不喜歡吃飯,學校營養午餐也吃不多的,都吃得好幾碗,一直說很好吃很好吃。當吃飽的孩子在外面玩之時,依珊很嚴肅的把我叫到一旁問;早上那個孩子怎麼啦?他的爸爸媽媽看到她就不斷責怪她沒把孩子顧好,讓其他班老師帶走?原來,那家長又來了。我就向她解釋,不是我們的老師帶走的,都已經跟他們解釋那麼久了,還來責怪妳?我心裡就有一點不高興,但依珊說,走丟了一個小孩,這在她的學校算是很一件很嚴重的事〈依珊本身是華興國小的英文老師〉。她要我再次打電話向那家長解釋清楚,不是我們的過錯,帶走小孩的,根本不是我們的老師,免得家長對教會有誤解。

接著,依珊又說,那家長來,最主要是要看看,我們給他孩子吃什麼?是真的從素食餐館買來的便當?還是隨便從自助餐廳裡挑幾樣青菜?幸好去買素便當的素真姐很細心,從素食店裡拿來名片,就遞給家長看,真的是從素食店買來的,那家長看便當裡的菜色也很豐富,孩子吃得很高興,就放下心的走了。哎喲!不知在學校辦活動這麼麻煩,這次九十多個孩子中有八個吃素,我們也盡心地為他們準備了素便當,那知家長還是這麼不放心!

依珊又說,這次營會學生很多,我們人手真的很不足,一人要身兼好幾職,希望以後營會能有更多同工來幫忙。我問依珊,妳以前參加過的營會是多少老師帶多少學生?依珊說,十幾個老師,照顧三十多個學生,就很不錯了,而且還都是教會孩子;現在我們教學組的老師連同行政同工只有十九人〈還包含素真姐的兩個國中生雲龍和維程〉,卻要帶九十多個孩子,這算是一個很大的營會了。




我吃驚地看著依珊,是這樣嗎?哦!My God!原來!我們真的辦了一個大型營會了,而且是學生百分之九十來自未信主家庭的社區兒童營會。當然,我是有多次辦兒童營會的經驗,但都是教會主日學的營會,來參加營會的學生絕大多數是我們主日學的學生,孩子少,很單純,家長都很熟,對教會所辦的營會很放心,當然也很好溝通。我的思考模式就像這樣停留在辦自家主日學營會,沒有去思考到,當參加營會的孩子絕大多數是來自社區不認識的家庭,我們所要承受當的責任和壓力其實是重得多多,因為只要有一個孩子出事,馬上就成為嗜血媒體追逐的頭版新聞。我突然明白了,營會中雖有小插曲,但大致來講還算順利,這絕對不是我們的能力所及,是上帝豐盛的恩典憐憫在保守看顧著我們。

由於第一天稍有混亂,有些材料文具雖有準備,要用時卻臨時找不到,在檢討會時,依珊要求大家把第二天需要用的東西都一樣一樣清點準備好,不夠的聯絡秀美馬上買,一直弄到晚上八點多才從後埔國小回去。在爬樓梯時,我看到依珊拖著腳,一跛一跛蠻費力的走著,心裡很不忍,因為就在營會的前一天〈禮拜天早上〉,她居然在我家〈牧師館〉門前跌倒,扭到腳踝。她是教學組主要靈魂人物,思慮週密,做事細心謹慎,和外國同工研討溝通都是她,竟然在營會前一天受傷。我直覺想到,我們的禱告是不夠的,然而上帝愛的恩典依然豐厚充滿,想到這裡,只有滿心感謝!

**************** 更多營會照片,請按此  **************
發表於2010/07/31 17:41 (3347閱讀)


隨機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