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4撒母耳記下三章6-16節

每日單獨會主……撒母耳記下
2013/7/14

◎經文:撒母耳記下三章6-16節

◎讀經與默想:
關於上帝:
祂是誰?
祂是慈愛的上帝。
祂是怎樣的?祂是憐憫的上帝。
祂作了什麼?祂以豐盛慈愛憐憫我們。

關於我:
我是誰?
我是隨從肉體情慾而行之人。
上帝如何看我?祂要我活出聖潔的生命。

關於信徒生活:

S罪惡:爭權奪利、忌妒紛爭,隨從肉體情慾而行。
P應許:祢們當順著聖靈而行,就不放縱肉體的情欲了。
A態度:以上帝的眼光看一切的人事物。
C命令:總要用愛心互相服事。
E榜樣:《警戒》押尼珥和伊施波設不尊主為大,成了悲劇人物。

這些對我現在的生活有何指示?

當人不行在上帝的心意中,必定難有圓滿順暢的人生,有時甚至無法善終。押尼珥「挾天子以令諸侯」,擁護掃羅家的伊施波設為王,但伊施波設只是個傀儡皇帝,根本沒有王的「板勢」,大權落在<撒下3:6-7>押尼珥的手中。押尼珥根本沒有把伊施波設放在眼中,他的傲慢表現在:
一、與掃羅王所留下的妻妾同寢;
二、當伊施波設指責他時,他惱羞成怒嚴厲反擊;
三,以反叛作為報復:
『掃羅有一妃嬪,名叫利斯巴,是愛亞的女兒。一日,伊施波設對押尼珥說:「你為什麼與我父親的妃嬪同房呢?」押尼珥因伊施波設的話,就甚發怒,說:「我豈是猶大的狗頭呢?我恩待你父掃羅的家,和他的弟兄、朋友,不將你交在大衛手裡,今日你竟為這婦人責備我嗎?我若不照著耶和華起誓應許大衛的話行,廢去掃羅的位,建立大衛的位,使他治理以色列和猶大,從但直到別是巴,願上帝重重的降罰與我。」伊施波設懼怕押尼珥,不敢回答一句。』〈7-11〉

押尼珥公開與前王掃羅的妃嬪同房,好似宣告真正的王是他,不是伊施波設,擺明有取而代之的野心。押尼珥身為臣僕,他這樣行,公然表明對伊施波設的輕蔑、不忠和背叛。押尼珥是一個很聰明,也很有能力的猛將,但他犯了幾個錯誤,使他後來不得善終:
第一:明知上帝已經起誓應許設立大衛為以色列和猶大的王,他卻輕看上帝的應許,勉強設立伊施波設為王,違背了上帝的命令。
第二:他擁護伊施波設為王,讓人以為他忠於掃羅家,其實抓住權勢,是為了滿足自己的欲望,因此,雖然表面上尊伊施波設為王,實質卻是看輕他,並沒有忠誠的順服。
第三:在受到責備之後,竟然出言恐嚇王,表明他的狂妄驕傲。敗壞來自驕傲,押尼珥明知大衛已受膏,如果當時他就起來呼籲以色列人同心歸順,那麼他就是使國家盡快統合的大功臣;或者,要忠心掃羅家,就急流勇退,保存殘生;但他都沒有這樣做,反而貪戀虛榮,玩弄權術,在自己的惡行遭受伊施波設責備之後,起叛逆之心,以至被約押設計所殺,也算是自食惡果。

伊施波設竟敢公開指責押尼珥?他難道不知道,這個王位是押尼珥幫他打下來的嗎?他難道不知道,自己只是個魁儡,本身並沒有什麼能力,也沒掌握實權嗎?伊施波設如果不是搞不清自己的處境,就是太天真了,他對押尼珥的指責是對的,但是他卻沒有能力來支持自己的信念,貫徹應當遵行的道德和真理。伊施波設沒有足夠的智慧來看清自己的腳色和地位,如果當初選擇禪讓,尊奉有能者大衛為王,早點結束以色列的內鬥,應當可以保存性命,並在歷史留名。但他眷戀權位,卻又沒有實質能力可以保住權位;不知自己只是個被操縱的魁儡,大膽指責權臣,反被痛罵恫嚇,一生活得懦弱無能,真是可悲!

押尼珥說:『我豈是猶大家的狗頭呢?』,意思是:『我豈是私通猶大的賣國賊呢?』他可能反駁伊施波設說他有篡位的圖謀,也可能是向伊施波設發怒。押尼珥認為伊施波設忘恩負義,因為是他把他扶上王位,現在竟然為了一個女人責罵他,讓他心中很不甘,就起了悖逆之心。在此以前,他其實已經看出民心的歸向,大衛作以色列的王已是大勢之所趨,難以阻擋了,現在,既然伊施波設不願當魁儡,膽敢公開指責他,就定計要將以色列國交給大衛。『押尼珥打發人去見大衛,替他說:「這國歸誰呢?」又說:「你與我立約,我必幫助你,使以色列人都歸順你。』〈12〉玩弄權術之人必死於權術之下,押尼珥以為自己能夠操弄整個以色列,國家統一必須靠他,他機關算盡,卻沒料到自己的性命也被人算計。

『大衛說:「好!我與你立約。但有一件,你來見我面的時候,若不將掃羅的女兒米甲帶來,必不得見我的面。』〈13〉<撒下3:13-14>已經過了十多年,大衛的髮妻米甲早已成為人婦了,大衛為何還要討回米甲呢?也許大衛仍然眷戀著米甲,掛念從前對他的恩情,但更大的可能是出於政治的考量,如果恢復掃羅王女婿的身分,或許更能收攏人心,使忠於掃羅家的以色列人願意歸向他。可憐的米甲成了雙方政治的籌碼,無法主導自己的婚姻。當初她嫁給大衛,確實是自己很喜歡大衛,但她的愛情和婚姻卻被父親掃羅王利用,大衛是用兩百個非利士人的陽皮作為聘禮。後來大衛成了逃亡者,掃羅又將她改嫁給帕鐵,被迫嫁給帕鐵之時或許是心不甘心不願,然而十幾年來,帕鐵對她的疼愛,讓她過著平凡卻幸福的婚姻生活,想不到現在又因政治因素,她又被迫離開疼愛她的丈夫,再度歸回大衛。『米甲的丈夫跟著她,一面走一面哭,直跟到巴戶琳。押尼珥說:「你回去罷!帕鐵就回去了。』〈16〉米甲和帕鐵的愛情和婚姻都成了政治的犧牲品。
發表於2013/07/10 09:59 (2237閱讀)


隨機文章


回應

留言

姓名 (必填)
標題 (必填)
電子郵件
(不顯示)  
個人網頁  
內容 (必填) 
驗證碼
  看不清楚,換一張
留言後,留言將於24小時內顯示於網站上,請耐心等候,並勿重複留言,謝謝